阿里与腾讯的博弈:巨头的后市场之争,会走向何方?

汽车服务世界  •  2周前
导语:双方的第一场“战争”可能就要发生在线下门店的争夺上。
 

作者 | 王正飞

来源 | 汽车服务世界(ID:asworld168)

 

阿里和腾讯的战火终于烧到了汽车后市场。

 

4个月前,天猫汽车宣布联手汽车超人和康众汽配,成立新康众。2个月前,新康众在南京举行了声势浩大的发布会,并打出了新康众的第一张牌——“天猫车站”。

 

相较于阿里的“高举高打”,腾讯的做法就显得相对“低调”了些。

 

2018年9月15日,途虎养车宣布完成总额约为4.5亿美元的新一轮融资,在官方发布的新闻通稿中,腾讯的名字位于领投的首位。

 

腾讯就这样以一个投资者的身份进了后市场的局。

 

而约三个月后,腾讯联合途虎养车发布了 “2018 中国汽车后市场产业互联网解决方案”(即“腾虎计划1.0”)。即使这样的会议,腾讯在举办上也显得异常“低调”。

 

阿里的“野心”

 

其实,阿里入局后市场远早于腾讯。

 

早在2014年,天猫曾上线安装服务业,通过整合大量安装服务门店,为门店卖家和消费者提供落地服务能力。

 

2016年,天猫开展车码头项目,希望帮助门店实现互联网化以及提供正品供应链,帮助门店实现智慧升级的模式。

 

车码头项目在早期战果丰硕,短短时间内就合作了数千家线下门店。

 

2016年9月,阿里方面曾表示,“目前线下汽车后市场门店只需要2万家,95%的门店都要面临淘汰。阿里汽车计划2017年底在全国开设2万家车码头门店。”

 

但是经历过早期的甜蜜后,车码头很快陷入了困境。随后,车码头模式被证明行不通,车码头项目随即也就无疾而终。

 

彼时,有媒体以《阿里巴巴:最失败的投资——车码头》为标题为阿里的这次后市场试水定调。

 

然而阿里并不死心,一次的失败并不足以击垮他们对汽车后市场的野心。蛰伏的时间里,阿里方面似乎也分析了自己的失败,他们的优势在于线上和流量,但短板也很明显,就是供应链体系和线下服务门店。

 

随后的故事就是我们所看到的,阿里联合汽车超人和康众汽配合资成立了新康众。

 

新康众获得了阿里16亿元的现金注入,合并汽车超人供应链公司、康众汽配,同时独家运营天猫、淘宝后市场业务(除汽车用品外),组成汽车后市场“独角兽”。

 

而这仅仅只是阿里后市场故事的开始。

 

京东的汽后路

 

腾讯的战略同盟京东在后市场的动作速度并不逊于阿里。

 

作为腾讯对抗阿里的电商排头兵,京东在2010年便成立了汽车用品采销部,从熟悉的3C类产品GPS单品类入手,后来逐步扩充到电子电器、改装配件、坐垫脚垫、车饰精品、安全应急、自驾装备、系统养护、汽车美容等品类。

 

2012年,京东涉足汽车用品领域,已与超过5000个品牌合作,包括维修保养、车载电器、美容清洁、汽车装饰等多个品类。

 

2013年,京东上线了汽车后市场的垂直频道——京东车管家,其定位是一站式汽车养护平台。

 

2017年11月1日,京东正式对外宣布了其汽车无界服务战略,即在现有汽车用品业务基础上,向上游拓展B2B市场,彻底打通汽车后市场品牌商、经销商、维修方、消费者之间的全产业链条,形成B2B2C闭环。

 

京东集团副总裁辛利军表示,“京东将打造10万+修理厂成为拥有智能预测、补货、协同供应链和最新智能门店科技的智慧修理厂”。

 

2017年11月30日,京东汽车后市场业务上线发布会在上海举办。发布会上,京东确认已经完成对淘汽档口的收购。

 

京东将在淘汽档口原有业务和平台基础上叠加京东新的战略思路和资源进行改造和升级,京东汽车后市场B2B业务正式上线。

 

当然,京东在后市场也并不是没有交过学费。

 

2015年京东参与博湃养车1.1亿元A轮融资,虽然这次的投资金额和股比并未公开,但随着博湃养车的倒闭,京东也算在后市场中栽了一个跟头。

 

争论

 

算起来,阿里和腾讯战略同盟都算是二次进军后市场。

 

其他领域中,这些巨头几乎无往而不胜,因此,他们在后市场的过往经历,于他们自身而言,已经算得上是灰头土脸。

 

这次的“卷土重来”又会有什么样的结局?

 

焦点似乎还是集中于导流的问题上。后市场上一波的互联网创业浪潮的结局,已经坐实线上对线下的引流是个伪命题。

 

这一次,他们还会是新瓶装旧酒吗?新康众CEO 商宝国对此给出的是否定的答案。

 

商宝国表示,天猫车站不是导流,而是想把最好的厂商推荐给消费者。“今天很多修理厂的工时费非常低,甚至没有工时费,凭什么?我们希望通过认证,通过消费者认可我们的服务能力和服务价值,把工时收费提上去。”

 

掌舵人虽然已经出来发声,但质疑声仍然不少。

 

中驰车福创始人张后启就曾公开有过疑问,“他们一进来,听说很多维修终端的人睡不着,在冥思苦想,我要不要加入“猫店”,我要不要加入什么“狗店”?所以我在想,为什么要加入?”

 

张后启认为,所有的维修店现在很头疼的是,没有客户,绝大部分维修店没业务,很多在亏损。然后会听到一个词叫可以给你引流。“互联网给维修店引流?这简直是胡说八道。你的客户就在你的周围三五公里,他怎么帮你引流?”

 

车享CEO/车享家CEO 夏军也有类似的观点,他将其比喻成“多喝热水”。“我们有些同行包括我们自己有的时候也会犯所谓的流量焦虑症,被那些所谓的互联网打法带到沟里去,就莫名其妙引进线上流量,其实这个是治标不治本的。”

 

导流问题之外,认证店或挂牌店的模式也是被质疑的一个点。   

 

夏军将这样的模式称为“一键美颜”。

 

“简单挂一个门头,我去挂一个别人的门头,好像最近他的营销、推广做的比较多,看上去我更有信心更容易吸引客户。这就是所谓的伪连锁,不是真正意义上的连锁,可能它只是强行针的概念,不可能真正解决单店生意和持续健康发展的问题。”

 

张后启和夏军虽然没有点名道姓,但言语所指似乎都是冲着这些互联网巨头而去。

 

其实,这些质疑也在情理之中。只是阿里和腾讯系二战后市场,过去的失败经历理应还历历在目。他们会第二次掉进同一条河里?

 

京东汽车后业务负责人庆岩并不认可这种质疑。“先不用考虑‘这是我的客户还不是我的客户?线上引流客户是不是都是薅羊毛?’这类问题。”

 

庆岩认为更需要考虑的是,如果门店的客户是我们的共同客户,门店和电商结合是否可以带来更高的效率,更精准的营销,更好的客户体验?如果关键词还是“你的,我的”、“线上,线下”,而不是“我们的”、“一体化”的视角。

 

“我们需要调整思路好进入电商和汽车服务业共同的‘下半场’。2019年不应该叫‘引流’,而应该叫‘一体化运营’。一体化运营客户,相互优势结合,共同提供最优的客户体验。”

 

谁能笑到最后

 

阿里和腾讯的商业触角伸得不可谓不长。多个领域内,我们都能发现两家的身影。

 

阿里和腾讯的庞大商业帝国中,后市场只能算是很小的一块,两家在后市场都遭遇过挫败,可为什么又一而再地在后市场做文章?

 

从两家大的战略布局来看,这其实是他们新零售战略布局的一环,当然,在腾讯这叫智慧零售,而在京东又被称为无界零售,虽然叫法不同,但核心基本都是一样的。

 

曾有分析人士指出,腾讯投资之所以会遍布各行各业,而且次数频繁,目的在于要尽可能地避免与产品更迭的潮流脱节。而阿里立足的根本在于模式,一个由电商衍生出的商业帝国,基本上所有的投资主体都是为了补足和扩大这一模式的实力。

 

这样的底层逻辑,反映在两者在不同领域的布局策略。

 

虽然在后市场的这次投资,于阿里而言,算得上是个“特例”。阿里在新康众持有46.97%股份,系第一大股东,但没有绝对控股、将旗下汽车板块业务完全导入到合资公司、冠以“天猫”之名。而且新康众董事长和CEO都是出自非“阿里系”。

 

尽管如此,阿里依然握有主导权,相对而言,阿里在合作中,整合难度更低,成功概率更高。

 

曾经关于三家公司如何融合,在外界普遍抱着怀疑的时候,商宝国就曾表示过,他对此并不担心,反而是信心十足。

 

相较于阿里,腾讯的做法似乎更像是“助手”。

 

“腾讯并不是要到各行各业的跑道上去赛跑争冠军,而是要立足做好助手,帮助实体产业在各自的赛道上成长出更多的世界冠军。”腾讯创始人马化腾曾说。

 

这也许跟“腾讯要做‘连接器’,与各行各业合作伙伴一起共建‘数字生态共同体’的目标相契合。

 

从目前腾讯和途虎养车的合作来看,腾讯似乎也是按照这样的策略在走。

 

腾讯的做法似乎给人一种慢悠悠的感觉。而京东的做法可能会弥补腾讯在布局上的“慢一拍”。因为两者的战略同盟,一方面是依赖于各自的生态体系,另一方面是采取联合其他业态的形式对线上、线下、服务以及物流进行生态布局。

 

当然,腾讯也不是没有问题。虽然腾讯的流量优势很大,但腾讯最大的难题在于如何平衡各家合作伙伴的关系。

 

另外一点重要的是,因为腾讯没有主导权,它的整合以及协同似乎也是一个大难题。

 

但是无论怎么说,阿里系和腾讯系已经在后市场落子,后市场的这场新零售之战,他们谁能笑到最后?

 

斗法

 

阿里系和腾讯系之战,已经在多个领域有过正面交锋。这次在后市场,双方又会如何见招拆招?

 

至少双方已经开始行动起来。

 

2018年12月14日,智能洗车“驿公里”宣布获得阿里巴巴投资。融资的官方新闻通稿中称,阿里巴巴基于新零售生态体系资源,将帮助驿公里智能洗车快速全面拓展网点,还将和天猫刚组局的新康众-天猫车站项目形成战略协同,帮助与其车主保养、美容、维修、保险、二手车等车后服务形成闭环。

 

阿里似乎吹响了自己在后市场的冲锋号。

 

腾讯这边也不落下风。

 

2018年11月8日,据多家媒体报道,途虎养车即将收购深圳直营连锁养车平台车发发。随后,这一消息的真实性被双方高层证实。

 

另外,在新康众成立后的2个月,新康众便推出了“天猫车站”。而京东则在更早的2018年4月份,就已经推出“京东京车会-挂牌店项目”。

 

双方的第一场“战争”可能就要发生在线下门店的争夺上。

 

而基于双方目前入局后市场时间尚短,我们可能看不到更多的正面交锋。但是,把目光转向他们曾经激战过的领域,一场“鱼死网破”未必不会在后市场上演。

 

以打车市场为例。双方曾经大把大把的烧钱,以抢夺市场。而斗到最后,似乎谁也没有占得便宜,最终在“媒人”的撮合下,滴滴和快的合并。

 

再看共享单车市场。早期的两大霸主ofo和摩拜也是斗得不可开交,两家的背后也有着腾讯和阿里的身影。当所有人都认为单车市场格局已定,ofo和摩拜会如滴滴和快的一样,最终走向合并时,情况并没有发生。而这两家目前的日子都很难过,ofo更是深陷押金风波,被传言面临倒闭。

 

诚然,后市场跟打车市场和单车市场存在着明显的不同。但是阿里和腾讯这两大阵营会不会在后市场复制一些大体相似的套路,谁也说不定。

 

“想要快速发展的连锁门店体系,没有价格作为大刀,很难快速的发展,会被淹没于后起之秀中。因为连锁最重要的抢客户的法宝就少了最重要的一环。”豫涛汽修连锁联合创始人宋全业曾表示。

 

快准车服创始人蒋仁海也有过类似的观点。蒋仁海认为,未来三五年内,修理厂和配件商要死掉一半以上,而且一定是通过战争的方式,不管是服务战、质量战还是价格战。

 

假设这种论断是成立的,两大阵营就并非没有可能在后市场掀起一轮大的“战争”,甚至直接就是价格战。

 

只是这样的局面如果真的发生,阿里和腾讯两个阵营在后市场的结局最终会如何?最终是走向打车市场的结局?还是单车市场的现状?亦或是有第三条道路?

 

*本文来自汽车服务世界,如需转载,请标明出处汽车服务世界!

写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