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保监会:严禁擅自修改或变相修改车险费率!2019将是保险监管更严厉的一年

汽车服务世界  •  13周前
1月21日,汽车服务世界从中国银保监会官网获悉,银保监会发布了《关于进一步加强车险监管有关事项的通知》(以下简称“通知”)。

△通知

 

通知指出,各财产保险公司使用车险条款、费率应严格按照法律、行政法规或者国务院保险监督管理机构的有关规定执行。

 

严禁四种行为:

 

一是未经批准,擅自修改或变相修改条款、费率水平;

二是通过给予或者承诺给予投保人、被保险人保险合同约定以外的利益变相突破报批费率水平;

三是通过虚列其他费用套取手续费变相突破报批手续费率水平;

四是新车业务未按照规定使用经批准费率。

 

通知预示着今年的车险监管将重拳出击,而早在2019年一开局,车险领域又起乱象,监管重拳整治。

 

据了解,人保财险杭州、金华、台州和平安财险湖州、钦州等5家地市级保险机构因违反关于按照规定报批和使用车险条款费率的要求,被当地银保监局责令:自2019年1月1日起,停止使用商业车险条款和费率。

 

2018年被业内称为“史上最严监管年”,全年监管部门对保险行业开出的罚单,不管是数量还是金额均创历史新高。2019年车险强监管势头比之去年将有过之而无不及,车险监管将更加严厉。

 

银保监会为什么要重拳监管商业车险手续费率?

 

从消费者角度看,车主早已习惯的“买车险送油卡”。实际上,无论油卡、现金、礼品还是各种代金券,都来自手续费。这里的手续费是指向保险中介机构和个人代理人(营销员)支付的所有费用,包括手续费、服务费、推广费、薪酬、绩效、奖金、佣金等。此前业务员给客户的赠礼、返现基本也出自手续费支出。

 

它们本来是保险公司支付给中介和代理人的佣金,但大部分给了消费者,最后演变成全行业的价格战。

 

从险企角度看,愈演愈烈的价格战导致营销成本越来越高,保险公司出现亏损,保险理赔服务大打折扣。

 

车险增速下滑、手续费居高不下,使得财险企业特别是中小险企车险利润被挤压。数据显示,2018年前11个月,车险保费为7003亿元,同比增长4.56%,增速较2017年下降5.48个百分点。

 

市场竞争越来越激烈,无论是直销业务的退费,还是中介代理渠道返点,比例都远远高于前几年,前端销售费用率的提升是造成车险亏损的首要原因。

 

车险手续费自律,实行报行合一

 

从2018年8月1日开始,车险业务必须实施产品、费率报行合一。

 

加强费率监管,要求各财产保险公司在报送商业车险费率方案时,应报送手续费的取值范围和使用规则。要求对手续费报行合一进行监管,报多少,就给多少,不得以任何形式突破手续费上限,也不得以任何形式向其他机构或个人进行不正当利益输送。

 

同时,监管还明确了手续费具体是指向保险中介机构和个人代理人(营销员)支付的所有费用,包括手续费、服务费、推广费、薪酬、绩效、奖金、佣金等。这是银保监会首次明确要求保险公司报送商业车险手续费率,其对商业车险行业价格竞争乱象的整治决心可见一斑。

 

“报行合一”之后,车险手续费率大幅下降,“变相降价”的空间被压缩。“其实不是涨价了,而是返佣少了。”有保险代理表示,说保险涨价不是很准确,其实是与上述政策调整有关,无论是中介、代理人还是车主,能够享受到手的“返点”减少了。

 

车险自律效果不佳,有重回老路之势

 

《国际金融报》记者通过采访车险代理人、进入代理人交流群和车险贴吧、组建车险交流群发现,不同代理人之间的情况大相径庭:有些人觉得监管加强、成单辛苦;有些人觉得监管前后变化不大,代理人可控的佣金率浮动区间依然很大。

 

但无一例外都有返点,即将一定点数的保费返还给投保人。从记者了解的情况来看,返点数有高有低,从15点到40点再到60点不等,视不同代理人、地区、车辆情况、保险公司而定。

 

有代理人明显感受到了监管压力。一位浙江地区的车险代理人告诉记者,监管加强后,车险价格高了不少,返点依然会有,不过都不会很高,但是也要看地区,每个公司的政策都不一样。在他那购买车险,大型险企基本返点数为15点左右,小公司要高点,在18点左右,具体还是要核保以后再看,“现在没有保险公司敢当出头鸟”。

 

但也有不少代理人毫不收敛。比如,记者发出汽车商业险订单需求后,一位龙头险企的车险代理人表示,可从上海出单,但表示点数较低,“能接受再报价”,结果返点点数高达40个点。对方表示,出单他赚一个点的手续费,在该龙头险企实名支付订单。一个山东地区的代理人直接放言,“交强险单买,返点接近60个点”。

 

还有多名保险销售人员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报行合一前后,保险公司给到销售人员的佣金率变化并不大,浮动却很大。“大多还是保持在20%至40%之间。”

 

“按照规定,保险公司给到我们业务员的佣金率最高在20%,但有些公司为了拼业绩,会冒险去提高佣金率。”湖南某车险代理人对记者透露,冒险提高业务员佣金率的险企中,有大型险企,也有中小型险企。

 

此外,各家险企车险代理人私下交易的情况也像是“行业潜规则”。各家险企代理人在群里相互交换客源,以求自身利益最大化。一位上海地区大型险企车险代理人就对记者表示,“我这里利润高,你可以拿到我这里出订单,你那里高,我也可以拿给你做。”

 

种种迹象表明,这一轮的车险自律实施效果不佳,基本宣告失败。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车险顽疾非一日形成,想要消除,还有很长的一段路。

 

保险公司将面临哪些困难和挑战?

 

“严格意义上来说,车险报行合一更有利于大公司,对中小财险公司而言,市场竞争的压力并没有减少。”华海财险相关人士告诉《国际金融报》记者,作为一家中小财险公司,车险报行合一实施后,面对商车改革的持续深化,对公司经营管理能力带来了极大考验。

 

商业车险改革后,虽然保费充足度明显下降,赔付率提升,但随着市场的规范,保单获取成本的下降足以覆盖赔付的上升,车险业务的边际成本下降,可以促进承保效益的改善。公司严格执行报批的车险条款和费率,进一步提高认识,强化执行力。

 

具体表现在六个方面:一是坚持价值发展理念;二是加强专业人才队伍建设;三是坚持极致客服理念;四是加快创新发展步伐,提升非车险业务对规模、效益的贡献作用;五是加强风险防控体系建设;六是坚持保险姓保,体现公司的价值担当。

 

安心财险相关人士对记者表示,为了应对更加激烈的市场竞争,公司结合自身情况,聚焦理赔服务方面做了创新。“接下来,公司还会进一步提高风险筛选和识别能力,降低车险费用率,提升业务品质。”

 

同时,该负责人还提出,“希望监管层面能够完善相关市场化机制,实行差别化监管,给中小型公司留有一些自主创新的空间。”

 

车险费率的恶性竞争对中小险企来说就是慢性死亡,没有长期利益可图,如此一来,反而能倒逼企业认真发展产品。

 

*本文参考文章:

《车险乱象又起 2019年监管将“严上加严”》来源:人民网-国际金融报

 

写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