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修养护
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维修养护
深挖洞,广积粮,缓称王 | 2019汽车后市场半年报
日期:2019-07-24

前言:相较于2018年,2019年上半年,从感官上来说,汽车后市场似乎“平淡”了不少。但“不热闹”的背后,并不意味着一切都是风平浪静,平静的湖面下依然暗流涌动。


作者 |  王正飞

来源 | 汽车服务世界(ID:asworld168)

欢迎供稿 | 吴骏:18667048241(同微信)

 

2018年,新康众成立,腾讯领投途虎养车,花生好车成立售后服务中心,滴滴出行成立小桔车服……互联网巨头和上下游平台企业的入局,让整个汽车后市场好不热闹。


相较于2018年,2019年上半年,从感官上来说,汽车后市场似乎“平淡”了不少。


但“不热闹”的背后,并不意味着一切都是风平浪静,平静的湖面下依然暗流涌动。


2019年3月,汽车服务世界以“穿越周期”为主题召集了行业1500+人士来了一场春季峰会。汽车服务世界提出“三大巨头、五大势力”的概念,并认为抢占社区、保养促销大战、城市争夺、争夺连锁将是行业的四场战役。


而穿越周期的大背景下,梦想和焦虑似乎是行业的镜子的两面,一面想象着谋求更大成功,一面担忧着生存或死亡。


我们曾在2018年末以一个个关键词尝试串联起一整年的汽车后市场的宏观面貌。这些关键词所反映的趋势在2019年的上半年很多依然在持续进行,因为趋势并不是一朝一夕就能完成。


在此基础上,我们仍然希望能寻找到一些适合当下的关键词,去还原已经走完的2019上半年的模样,一个处于深度变革期以及生态与格局重塑期的中国汽车后市场。


一、融合加速


2019年上半年融合事件


1月10日,集群车宝推出“城市合伙人计划”和中石化加油站联营模式;

2月16日,胜牌和兔师傅成立合资公司,双方将在中国共建汽车保养社区店;

2月26日,壳牌与大唛养车达成战略合作,双方就消费者需求、换油服务保障、未来战略协同等多个方面达成共识;

3月28日,新康众和佛山臻荣举行了合并签约仪式,佛山臻荣加入新康众;

3月底,标致雪铁龙集团正式控股隆信达汽配连锁,进一步拓展集团在中国汽车市场的零配件业务;

4月8日,住友商事与中鑫集团成立合资公司,从供应链入手,共同打造中国汽车出行综合智能服务平台;

5月底,汽车超人与宁波德通达成股权合作,成立合资公司,双方将在宁波、南京等区域进一步拓展新零售汽服门店;

……


2019年上半年发生了很多这样的事件。相比于整合一词,融合可能更贴合市场的真相。


后市场早期似乎是一个个“孤岛”,整个链条缺乏相互的交叉和协同。但这种情形,在2018年已经开始出现改变。而在2019上半年,融合的趋势似乎更趋明显,无论是横向或纵向的融合。


 “其实今年上半年,应该说融合的趋势更加显现。互联网企业的介入对后市场的影响是很大的,这种变革正在路上,可能你看不见,但是它确实是在大步往前走。”路路通执行董事、集团总经理王凤利如此看待上半年的后市场。


王凤利表示,他们的门店,每天都有途虎的客户过来安装。“因为途虎在盘锦没有工场店。但这些客户本来就是我们的客户,只是现在他去途虎去购买产品,然后途虎又给你一些安装费用,这种情况下我们能拒绝吗?我们是不能的,所以这是行业在变化,在融合。”


二、线下扩张


在我们和行业互动的过程中,线下扩张成为了大家的一个共同选择。


2019年1月,集群车宝宣布与湖南豪锋汽服连锁签订协议,组建湘潭集群车宝,一年内将在湘潭市内开业20家直营社区店。而和中石化加油站的联营门店要达成100家以上。


箭冠汽配董事长张国京表示,到2020年他们要开到2000家门店,据了解,目前箭冠汽配已有1000家门店。


在金固股份|汽车超人2019年战略沟通会上,汽车超人轮值总裁、新零售业务负责人蔡滨旭透露, 2019年内,汽车超人新零售连锁门店将达到1050家,而三年内他们的新零售连锁门店更是要达到5000家。


根据新康众官方消息,截至2019年4月,新康众服务中心总数即将突破800家,并计划在2020年末发展网点达到2000家。


截至3月底,三头六臂共有1300+服务店,三头六臂董事长宋继斌表示,他们预计今年门店数量将达2600到2800家。


百援精养在2019年初时门店总数已超过530家,其CEO赵明表示2020年他们要做到1000+。


而大唛养车目前在营业的门店为70家,大唛养车联合创始人白文国说,他们三年内门店数量要达到1000+。


“只有这样,才能说大唛养车已经真正在后市场站稳了脚跟。因为现在一二百家门店,在行业中可以说是不显山不露水,谈不上规模。而大唛又是定位于工业化连锁的品牌,有足够的规模才有一切。”


或许,白文国的这番解答是很多积极追求规模扩张者的共同心声。因为摆在面前的很现实问题就是,没有一定的规模,很难在市场上掀起什么风浪。


而从各家设置的时间节点和目标值,2019年会是达成这一目标的关键时间。而这或许也有可能是“平静”的后市场水面下的真实状态,闷声忙于布局线下或许是当下最真实的现状。


三、聚焦保养


在白文国看来,现在全行业都在向保养聚焦,保养属于行业的新的增长点。


“过去大家可能更多关注于维修产值、汽车用品,但是现在保养的话题变得特别多。而且无论是创业型公司,还是大平台入局,大家似乎都是非常一致地将自身定位在养车上。”


白文国的这番话似乎不无道理。天猫车站、京东京车会、小桔车服、瓜子养车、兔师傅等,这些巨头或创业新贵,似乎都是在保养上做文章。


这或许跟行业的利润来源不无关系。虽然有观点认为,保养是入口,快修是利润主要来源。但其实白文国对此并不认同。在白文国看来,汽车保养不挣钱的概念,其实早已过时。整个汽车后市场,无论哪个细分领域的毛利率,在服务行业中都不算低的。


“过去为什么说保养不挣钱,是因为我们没有太有效的方法压缩服务成本。但是如果你找到方法改造它,你会发现保养的产值提升空间非常高。”


王凤利有着相似的观点。王凤利认为综合维修的需求越来越少,早几年,王凤利的路路通每年大修的发动机都会有上百台,而现在每年可能只会二三十台。


而在路路通门店,现在保养的占比已经达到50%。“门店现在的主要利润来源已经转成了保养。”


四、门店流量下滑


“为什么现在修理厂的日子不好过?因为没有有效流量。想留存却没流量,怎么可能好过?”哈贝卡总经理张亚峰曾说道。


而这种流量不足在2019年似乎来得更为猛烈。


“从今年春节之后,整个的进厂台次,不管是互联网企业还是路边小店,都在不同程度下滑。其实这种下滑的根本原因在于大环境所致。”豫涛汽修连锁联合创始人宋全业曾在2019年汽车服务世界大会春季峰会上说道。


王凤利也认为,随着巨头的入局以及扩张,客户已经开始被分流了,传统门店的流量下滑是一种实实在在地危险。


F6联合同济大学共同发布的《汽车后市场乘用车维保行业白皮书》也印证了这点。报告显示,2018年全国汽车年均行驶里程为16250公里,较2017年降幅9.8%。这意味着车辆的年均进厂台次也在降低,维修厂需要更多的客户才能保持进厂台次总量不变。


11.webp.jpg


正如白皮书所言,门店流量下滑的趋势,带来的微观层面的结果就是集客和锁客成为门店的重中之重。


欧亚米修创始人贝学龙就认为2019上半年的关键词就是集客和锁客。而汽车服务世界曾提出要从流量思维转向流量池思维,应该符合门店流量下滑危机下的思考维度。


如果我们总是指望有不断增长的客户去对冲流失的客户,总有一天会出现增不抵减,而现在的危机似乎就是如此。而流量池思维则更强调如何让流量更有效地转化,并用一批用户找到更多的新用户,这对门店而言,可能是更好的应对之策。


五、抢占新能源汽车售后服务


根据公安部交通管理局公布的数据,截至2019年6月底,中国的新能源汽车总数为199万。此外,中国已在全国范围内全面采用新能源汽车专用车牌。


而根据国务院发布的“节能与新能源汽车产业发展规划(2012-2020)”,到2020年,中国的新能源汽车产量和销量将达到500万辆。这显示中国在接下来的时间将继续提高新能源汽车的产量和销量。


更有媒体指出,中国将在10年后全面普及新能源汽车,2050年前全世界都将停售燃油车,届时将开启新能源汽车行业新篇章。


与此相对应地则是,新能源车的售后体系还不完善,市场能够维修新能源的门店不多。另外新能源车的开发不久,与传统车辆相比技术还不成熟。


根据《汽车后市场乘用车维保行业白皮书》显示,新能源车保养的客单价是传统燃油车的25%,但维修客单价是传统车的1.43倍,且故障率也相对较高。


因此,对于维修门店而言,增加新能源汽车维修业务未尝不是一个发力点。


而在2019年上半年,已经有人开始着手布局新能源汽车领域。


2019年2月份,华胜东莞厚街店与小鹏汽车达成合作,成立第一家授权售后维修服务中心,承接东莞地区小鹏汽车的保养、钣喷及其附带机电维修、废旧电池存放等相关业务。


12.webp.jpg

华胜NO.178东莞厚街店


接下来的6月17日,华胜宣布与蔚来汽车达成战略合作。据蔚来官方客服人员透露,目前蔚来售后维修分为直营维修点与兼营维修点两种形式。此次战略合作,华胜今后或将为蔚来汽车提供维修支持。


而7月初,华胜更是与小鹏汽车达成深度战略合作,华胜将支持新车销售及售后服务,接下来将聚焦国内一二线城市作为重点区域,逐步在华胜连锁门店范围内扩大授权店数量。


六、4S店危机下的独立售后


据人和岛报道,有专家判断,未来五年内可能至少有1万家4S店要出局。而乐车邦CEO林金文也认为,整个经销商的金字塔会被竖切掉1/3或1/4。


而在今年上半年,庞大集团破产重组以及庞庆华辞职事件,更是使人们的目光聚焦到4S店的危机上。


13.webp.jpg


4S店和独立售后其实都是汽车产业链上的环节,在4S店危机持续加剧后,系统上的每个环节都会受到或大或小的影响,独立售后市场自然也不例外。


刘晓冰和林金文都认为,4S店在关注新车销售的同时,要花费更多精力在售后服务上,从而缓解自身的压力。


倘若4S店最终在他们曾经并不关注的售后服务上深耕起来,可想而知,汽车后市场将会面临的冲击。而且,其实目前已经有过保期的客户在往4S店回流。


刘晓冰更是直言,4S店的转型,将会对独立售后市场会带来非常大的压力。“独立售后市场现在必须要去选择跟谁在一起。”


在刘晓冰看来,成为主机厂第二服务品牌的合作伙伴,成为新能源车企的服务合作伙伴,或者成为保险公司授权的全国性连锁合作伙伴以及成为已经成熟的独立售后市场中连锁的合作伙伴,都是修理厂的出路。


当然,或许情况也并不是这么糟糕。


林金文就表示,随着4S店关注售后,积极改变的4S店的售后市场份额会扩大,但不会改变独立售后市场份额增长的趋势。


七、回归本质


在前面我们谈到线下扩张的趋势,但是在这一趋势下,回归本质同样也是一种现象。


“过去五年,是车享的‘取势’阶段,着力于开局和布局,未来2-3年,将是车享的‘取实’阶段,要将自己的战略落地,实现破局。如何落地、如何破局?聚焦商业的本质,就是以洞察和满足用户需求为驱动,尽可能地为用户、为价值链上的相关利益方真正创造价值。”2019车享五周年之际,车享CEO、车享家CEO夏军在内部信中如此说道。


据夏军在内部信中提及,车享家已经从十城百店发展到全国130个城市共2500家门店。


根据夏军的内部信,我们或许可以推测,车享家在早期通过资本快速进行线下布局后,走向了回归的时刻,回归汽车服务业本质,回归服务和专业度。


途虎养车似乎也同样如此。早前,途虎养车官方信息中称,途虎养车工场店已经超过1000家。但途虎依然在继续构建正品授权体系,同时将标准化服务似乎提到更高的位置。


在2019年5月诚信服务联盟成立一周年之际,途虎正式对外发布了途虎养车工场店服务标准评价体系。


14.webp.jpg


其实对于汽车后市场而言,不关注规模一定做不大,但只关注规模不一定能活。没有标准化的服务,没有能让客户满意的服务,再大的规模,可能也只是镜花水月。


白文国就曾表示这个行业最重要的营销手段就是客户对你的服务满意度,或者说是超出客户本身的服务期望值。或许这就能反映出服务在后市场中无与伦比的重要程度。


“扩张上,我们是有计划的,但是也要根据实际情况做一些修正。理想是很大的,如果能开100家,我们肯定不会只做50家,但想开1万家又做不到的时候,也不能盲目去追求数字,还是要脚踏实地。”集群车宝创始人高集群曾说道。


我们可以想象,现在在快速布局的玩家,在线下布局初步完成后,回归或许也是必然。回归服务本质也好,梳理内外部关系也罢,在“粗狂式”地抢占线下后,停下来,想一想,或许都是绕不开的一环。


毕竟,在规模急剧扩张后,问题或多或少地都会存在,放缓脚步或许是为了更好地奔跑。


汽车后市场似乎正处在“深挖洞,广积粮,缓称王”的静默期,而今日的“不热闹”仿佛是在酝酿着来日的大风暴。


发表评论

精彩留言

© 2011~2016 上海优漾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 沪ICP备12050346号

取消
热搜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