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修养护
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维修养护
2个月,近50家汽服店一夜跑路,都是洗车卡惹的祸?
日期:2020-06-28

41.webp.jpg

前言:汽车服务世界根据公开资料整理,发现两个月时间里,有十几起汽服店跑路的新闻,涉及的汽服店总数近50家之多。


作者 |  拉面安

来源 | 汽车服务世界(ID:asworld168)

欢迎供稿 | 吴骏:13116718090(同微信)


近日,武汉相隔甚远的青山区与江夏区,有两家汽服店在同一天出了事,陷入了“卷钱跑路、车主洗车卡/会员卡成废卡”的负面风波中。

 

青山区尚车e族高端汽车美容生活馆,突然关门停业,许多办理会员卡的车主找不到负责人,导致卡内余额无法使用;


江夏区阳光二路一家汽车美容会,突然关门,员工无法联系,一居民反映自己办的300元洗车卡没用了。

 

然而,这样的事件报道,在刚刚过去的4、5月份里已经有十几起之多。

 

一、2个月,近50家汽服店被曝一夜跑路

 

汽车服务世界根据公开资料整理,发现两个月时间里,有十几起汽服店跑路的新闻,涉及的汽服店总数近50家之多。

 

5月28日,长春一汽车美容会馆停业致会员权益无保障,关停后告知洗车卡可以在另一汽修店内使用,但车主发现洗一次车要刷两次卡;


5月19日,青岛“嘟嘟168”洗车店办完多张会员卡后闭店跑路;


5月18日,临汾迎春街华清池洗车店老板被曝跑路,车主爆料:5月1号交接店面,4月29日还在让车主办会员卡;


5月13日,大庆“佲车馆”突然闭店,店主将剩余的会员转让给新店,但车主无法在新店继续使用会员卡;


5月初,拥有39家门店的河北庄里车洗车连锁店被爆跑路;


4月29日,廊坊一洗车店被曝年后跑路,该店会员群有211名会员,人均余额400左右,金额接近一万,老板说不能退款,由另一家洗车店提供服务;


4月28日,某洗车店员工在法律平台咨询:我的老板跑了,还欠我1万多工资;


4月19日,河南周口太康一市民在贴吧吐槽并晒出了自己的洗车会员卡:洗车店老板跑路了,可惜我的500大洋,真是***;


4月17日,慈溪一开业不到半年的洗车店老板消失了;


4月16日,新浪网报道:周巷嘉悦购物广场地下停车场一家叫车之港的汽车美容店老板消失不见,许多消费者的会员卡用不了,微信维权群中有90多名受害者。该店开业到关门前后共3个月左右;


4月2日,江夏一洗车店老板跑路,数十名消费者办理充值卡消费难;


……



这些只是有公开新闻报道的消息,更多的“洗车店落跑”,只换来了车主在微博或微信朋友圈里的一声无奈地叹息。

 

44.png

微博截图

 

二、原因何在?

 

据统计,国内的汽车后市场一年大概有20%的门店转让、关店,其中洗美店的占比相对较高。

 

早前,汽车服务世界曾对疫情过后门店生存现状进行过调研,调研结果显示:已转/将转门店中,36%以洗美业务为主。

 

这一数据侧面佐证了洗美店面对困境时,抗风险能力较差。

 

以热议度最高的“拥有39家门店的河北庄里车洗车连锁店跑路”事件为例。

 

之所以被热议,除了本身是“连锁”却落荒而逃之外,还因为其身上兼具了汽服店倒闭时的所有负面姿态。

 

45.webp.jpg


1、毫无预兆的突然跑路。


根据投诉内容,庄里车多家门店的关门停业,毫无征兆,连锁店电话关机或停机;

 

2、车主办理的洗车卡/储值卡,连自身的分店都不给使用。


投诉人在4.22日找到黄河大道店,该店在营业,却告知不能使用储值卡。

 

3、加盟商称其是骗局,抱团维权。


车与轮报道,石家庄贴吧里,多名庄里车的加盟商留言声称庄里车加盟是骗局,要建群抱团维权。


 46.webp.jpg

 

发现没,庄里车的跑路,激起了3类群体的负面情绪:所有车主、核心会员以及合作加盟商。

 

突然跑路让所有车主猝不及防、关于储值会员没有任何处理和善后举措、加盟商身为合作伙伴也被蒙在鼓里。

 

三、均陷卷钱丑闻,“洗车卡/会员卡”是原罪?

 

纵观这些跑路的汽服店,在新闻报道中都有相似的关键词:卷钱跑路、车主洗车卡/会员卡无法使用。

 

为什么是卷钱跑路?

 

在这些门店突然关门以后,车主手中的洗车卡/会员卡都无法使用,也很少有门店在跑路前安排好自己的会员;


跑路后愿意“退还现金”的门店更是几乎没有;


部分倒闭门店在被公开报道后,虽然会安排车主“转店使用会员/储值卡”,但是多数车主在“新店里根本无法使用手上的卡”。


 

上述的一家汽服店,5月1号交接店面,4月29日还在让车主办会员卡。

 

庄里车更是如此,其推出的普通次卡、洗车年卡以及股东黑卡,一步步吸纳车主的资金。据了解,庄里车在倒闭前,拥有会员46000余人。

 

而在微博上,关于常去的汽服店倒闭,车主的抱怨也几乎雷同:

 

经济下行的切身体验:办了卡的洗车行倒闭了,让本就穷困的生活雪上加霜;


工作室楼下的洗车店可能因为疫情倒闭了,我还有600多块钱余额没洗呢!;


去办卡的洗车店…上面贴着店铺转让告示…我还有385元的卡;


地库的洗车卡还没用完,倒闭了,是不是挺烦的?


啥也不说了,充卡洗车那家店倒闭了;


……


正是会员车主的“充值”问题没有妥善解决,一些门店也的确存在“故意欺骗车主充值”的嫌疑,才导致只要汽服店跑路,被报道出来就会被打上“卷钱”的标签。

 

明明洗车卡/会员卡是行业如今大力倡导的集客神器,为什么这些门店却没用好,反而让其成为自己倒闭后的众矢之的呢?

 

原因在于:这些门店虽然推出了“洗车卡/会员卡”,但却犯了致命的错误:

 

· 实施了免费和低价的洗车/保养政策

· 没有做好盈利保养/维修项目的转化

 

在这样的情况下,原本助力门店集客、盈利、扩张的洗车卡/会员卡,很容易被做砸。

 

以洗车为例。

 

洗车作为高频日常业务,本身自带“引流效果”,洗车卡更是“办卡阻力最小”的业务,绝大多数门店也以“办卡洗车更优惠”为由吸引车主办卡。

 

但是,洗车项目的转化并不容易。

 

汽车服务世界专栏作者黄卫强曾说:洗车转化率低,成本性价比更低,并且洗车转化需要更灵活的门店现场运营管理。

 

兔师傅CEO宋烈进更用一组数据表现了洗车项目的转化难度:“我问了很多行业内的人,洗车实际上转化率都不高于30%。这个账一算,两个洗车工位5个人,还有很难盈利的情况,整个月只能给你带来大概七八十台车,可能给你贡献就是5%左右,这个比例非常小。这样算来做洗车性价比很低。”

 

低价/免费保养也是同样的道理,主要作用只是吸引新客或额外服务会员客户,本身盈利空间并不大。

 

一旦门店不能顺利将客户转化,做好盈利保养/维修项目,就失去了盈利的更多机会。

 

在这样的情况下,本该是吸引客户到店持续花钱消费的会员卡,反而变成了“车主的一次消费长期享受特权”,也成了“门店的主要收入来源”。

 

一旦门店的销售额下降、或遭遇2020年这样的疫情风险,店面很难度过难关。

 

汽车服务世界专栏作者孙亦曾表述过门店应该如何正确看待会员卡:会员卡相对于门店来说,就是信用卡里的负债,相当于自身经济情况并不明朗的情况下,办理了巨额的信用卡。门店为客户所做的免费项目,相当于高额的利息,从怪车坊的发展模式看来,经济收入是无法平衡这高额的利息。

 

汽车服务世界专栏作者胡博也曾在《近70%的汽服店没有会员卡,到底要不要做?| 保养十二讲》一文中说过会员卡应该如何用:会员卡的背后是一套流程和体系作为支撑,客户享受的权益和门店的运营是不可孤立的一部分,所以不能简单的任务发放一张会员卡就意味着获得了一个客户。

 

行文至此,汽车服务世界终于可以回答小标题中的问题:均陷卷钱丑闻,“洗车卡/会员卡”是原罪?

 

答案当然是否。

 

王子敬(王献之)数岁时,尝看诸门生樗蒱,见有胜负,因曰:“南风不竞”门生毕轻其小儿,乃曰:“此郎亦管中窥豹,时见一斑。”——《世说新语·方正》

发表评论

精彩留言

推荐文章

© 2011~2016 上海优漾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 沪ICP备12050346号

取消
热搜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