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修养护
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维修养护
新康众2020年营收增长22%,亏损4.7亿,钱花哪儿了?
日期:2021-04-30

作者 |  Gary

来源 | 汽车服务世界(ID:asworld168)

欢迎供稿 | 吴骏:13116718090(同微信)


4月29日,主板上市企业金固股份发布2020年年报,同时披露了联营企业新康众的重要财务信息。


众所周知,2018年8月,阿里天猫汽车、金固汽车超人、康众汽配三家企业成立合资公司,并在随后定名为新康众。当时交易完成后,阿里持有合资公司约 46.97%股权,是第一大股东,金固子公司特维轮持有约16.27%股权,为第二大股东。


作为汽车后市场相关的为数不多的上市企业,金固的年报可以让行业人士直观了解到新康众的真实财务数据,这对于整个行业而言具有不容忽视的参考价值。


一方面,可以让行业了解到头部企业的真实盈利情况;另一方面,在规模不经济阶段,头部企业如何通过生态布局打造护城河,这也是关注的焦点。


年报披露后,金固当天开盘上涨1.5个点,收盘上涨3.45个点。


一、营收增长,亏损扩大


数据显示,2020年新康众营业收入47.1亿元,同比2019年38.6亿元增长22%;净利润-4.7亿元,同比2019年-4.2亿元亏损扩大12%。


通过2020年半年报看到,新康众在2020年上半年净利润-1.96亿元,这也意味着2020年下半年亏损2.74亿元。


新康众连续两年亏损已成事实,同时亏损进一步扩大。


但也要注意,2019年新康众净利润率-10.9%,2020年为-10%,也就说是,随着营业收入增长,反映到净利润率的亏损其实是在收窄。

 

图片6.png

新康众2020年主要财务信息财务信息


从2018-2020年的三年经营数据看到,经历了2018年8月阿里注资后,新康众在2019年迎来发展快车道,营业收入同比大增96%,但到了2020年,营业收入同比只增长22%。


出现这种情况,猜测主要原因在于两点:一是疫情期间众多业务难以开展,影响全年营业收入;二是新康众的主营业务,直营汽配门店增速放缓,2019年前置仓新增300多家,2020年新增不到200家。

 

图片7.png

新康众2018-2020年经营数据


除了营业收入和净利润,金固还在年报中披露了新康众的部分经营情况:


公司参股的新康众拥有天猫、淘宝后市场业务(除汽车用品外)的独家运营权,共享天猫汽车后市场零售平台车主数据。截止2020年12月31日,新康众前置仓总数1000多家,汽修加盟门店天猫养车从0开始,获得6000多家意向门店的报名申请,2020年全年开业300多家。


年报中披露的数据和新康众在公开场合透露的数据相一致,说明新康众在合规的情况下做到数据透明,这在汽车后市场殊为不易。


与此同时,金固在2020年12月30日出现过出售重大股权行为,向WOO SWEE LIAN出售了交易价格为1.5亿元的江苏康众汽配有限公司的股权,并在年报中解释为:“鉴于新康众发展前景良好,特维轮本次出售康众股权有利于整合及优化现有资源配置,符合公司实际经营及未来发展需求。”


图片8.png

金固出售重大股权情况


总结来看,在经历疫情后,新康众在2020年营业收入增长22%,是一个比较满意的答卷;亏损虽然扩大,但反映到净利润率的亏损在收窄,在可接受范围内。


二、纵深布局,加大投入


在2020年11月25日新康众举办的供应链大会上,CEO商宝国再次强调新康众是“以客户为中心,以汽配供应链为核心”。


目前,无论是战略地位,还是经营贡献,新康众的直营汽配供应链仍然占据核心地位。


在去年新康众半年经营数据披露后,汽车服务世界分析了以汽配供应链为主体的新康众的亏损原因,总结起来主要有以下几个点:


一是员工成本,目前新康众员工超过1万人,包括职能型企业F6,天猫养车和好全快等新业务的团队等。


二是系统的开发和维护,在F6的基础上,天猫养车推出了APP,好快全研发SaaS系统等,这些都需要大量资金投入。


三是现阶段易损件赛道的利润被不断压缩,这里面有价格战的影响,也有互联网促使价格愈发透明。


四是资本对速度的要求,目前资本对头部企业的重点要求是用规模换效率,盈利不是首要要求。


五是合规成本,作为上市企业的联营公司,新康众的整体经营必然合规,同时要与不合规的汽配城、夫妻店去竞争。


当然,我们已经不能把新康众当作单纯的汽配供应链平台来看待,要从更宏观的视角去观察新康众,并在此基础上看待亏损情况。


2020年新康众两个重点动作,第一无疑是发展天猫养车,第二是推出好快全。


在天猫养车上,新康众采取了开城的模式,在几个重点城市寻找当地具有规模和影响力的维修企业合作,同时配合一定的营销活动。


在这个过程中,天猫养车有意无意与市场上其他企业直接竞争,并在重点时间节点上,比如双11期间跟进小保养价格战。


这些有的放矢的推广和营销行为,加上背后的扩张目标,以及整个运营团队的建立,都带来了大量成本。


在好快全上,据了解,目前新康众内部划分出一个独立团队负责这项业务,目的之一是深入三四五线城市,补充新康众汽配供应链的完整度。


虽然好快全可以在一定程度上利用新康众原有的仓储物流资源,但运营团队、系统研发、补贴政策等带来的成本也不是小数目。


与此同时,新康众在2020年还推出喵养车、猫舍等新业务。这些立足于构建生态的新业务,无疑需要大量投入,并且盈利预期的时间线比较长。


从这个角度而言,2020年致力于纵深布局的新康众,当下的核心仍然在于生态构建下的扩大规模,以及持续性的战略投资,对于盈利要求并不紧迫。


有投资人认为,对于新康众这样的企业,“现阶段不应该考虑赚钱,先扩大规模才能做出效率。”


三、股权重组,上市准备?


当然,连续两年亏损,总亏损金额接近9亿元,对于新康众而言不可能没有压力。在这样的背景下,我们也就不能忽视新康众的另外一个动作。


今年2月4日晚,金固发布公告称,新康众拟将全体股东的股权权益镜像反映到开曼公司,且开曼公司将通过境外红筹架构持有新康众的全部权益。


这也意味着,新康众将致力于股权重组,同时搭建红筹股权架构,很有可能为境外上市做准备。


两个月后,新康众股权重组就迎来实际动作。


4月25日,通过第三方公开数据平台看到,江苏康众汽配有限公司的投资人和注册资本都出现变更。


股权重组后,包括商宝国、商宝合、上海菁葵股权投资管理合伙企业(有限合伙)、河南兴豫生物医药创业投资基金(有限合伙)、哈尔滨富德恒创业投资企业(有限合伙)等在内的多个投资人退出投资江苏康众汽配有限公司,公司注册资本下降20.7%。

 

图片9.png

新康众投资人和注册资本变更信息


一位金融行业专业人士向汽车服务世界分析过国内外的资金现状:“目前国内的资金在收紧,钱没有那么多。相反,国外的资金更加宽松,出去融资或上市是大势所趋。”


第一,新康众的自营汽配供应链业务速度放缓,现阶段的盈利性有限;第二,新康众还在不断布局新业务,需要大量资金投入;第三,新康众已经经历多轮融资,包括阿里入局,目前估值较高,大资本再进入是比较困难的。在这种情况下,寻求境外上市并非不可能。


新康众不是第一家表现出上市可能性的汽车后市场公司。


途虎在去年年底将运营主体公司的股东变更为上海息壤信息技术有限公司,上海息壤由TUHU Car (Hong Kong) Limited全资控股,而后者也是一家中国香港企业。事实上,根据公开报道,途虎养车此前的公司架构已经搭建为VIE架构。


在这个过程中,途虎不止一次被爆出境外上市的消息,但最后都被官方否认。


不过,有行业人士表示,新康众和途虎养车已经发展成为汽车后市场的头部企业,规模巨大、融资轮次较多,但是,两家公司目前仍然处于亏损状态,需要进一步的资金支持。如果国内资本难以满足其资金要求,寻求境外上市是合乎情理的。


毫无疑问,像新康众和途虎这样的汽车后市场企业,已经具备极高的资本价值,这对于整个行业而言都是一针强心剂。


但两家企业也面临着类似问题,那就是何时摆脱资本换规模的境况,实现规模效应和品牌效应,利用生态的构建实现盈利,在值钱的同时实现赚钱。


可以预见的是,今年汽车后市场头部企业之间的边界扩张和侵入,相互之间的直接竞争将愈发激烈。


发表评论

精彩留言

推荐文章

© 2011~2016 上海优漾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 沪ICP备12050346号

取消
热搜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