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修养护
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维修养护
资本撤退、猫虎打架、竞争无边界…最终赢家是40万修理厂? | 2021年中观察
日期:2021-07-09

作者 | Gary

来源 | 汽车服务世界(ID:asworld168)

欢迎供稿 | 吴骏:13116718090(同微信)


波澜不惊,暗藏杀机,这八个字很适合用来形容今年上半年汽车后市场的状况。


表面上,行业没有全新模式涌现,没有重大政策推出,没有激进口号宣发,各自安好一团和气,资本也在慢慢退烧。

实际上,看似平静的水面正在暗流涌动。

拿到大资本的头部企业不声不响地扩张边界,私底下的竞争剑拔弩张;失去资本输血的企业默默退出行业,甚至没能掀起太大波澜;一部分人还在为生存焦头烂额,一部分人已经抓住未来趋势。

如果说2020年的疫情是一针催化剂,那么从2021年上半年开始,这针催化剂的效果慢慢显现。被资本包裹的行业浪潮慢慢退却,谁在裸泳一望而知。

汽车后市场正在经历暴风雨前的宁静。

一、资本退烧,甚至在撤退


今年上半年,资本带来的最大印象就是没有印象。


抛除汽车零售、汽车金融、二手车等领域,狭义汽车后市场的融资事件少到可以忽略不计,引起一定关注的事件主要是:油滴获得A+轮融资,吾众汽车获得A轮融资,曼芙丽获得战略投资,新瑞立获得A轮融资。

值得注意的是,这些融资事件均未对外公布具体金额。

对比来看,去年上半年汽车后市场融资金额超过40亿元,包括好美特的5000万元Pre-A轮,三头六臂的近4亿元B轮,开思的5000万美元C2轮等比较有影响力的案例。

再看2019年,全年狭义汽车后市场共有35家企业完成41起融资,仅仅汽配供应链领域的融资金额就超过55亿元。

时过境迁,如今资本对汽车后市场似乎不太感冒。

资本退烧所带来的影响正印证了那句话,“当大潮退去,才知道谁在裸泳。”

可以把融资型企业分为三种类型。

一是途虎、新康众这些企业,已经在各自领域建立较强的壁垒并朝着开放平台发展,分别拿到腾讯、阿里的投资,为上市做准备。

二是快准车服、三头六臂、开思这些企业,找对了赛道并在各自赛道建立了一定壁垒,融资轮次达到B轮和C轮,在寻求第二增长曲线。

三是早期依靠风口和故事拿到融资,甚至融资金额较高的企业,但是经历2020年疫情之后,由于未能建立核心壁垒,资本逐渐撤出,导致资金链断裂。比较典型的是今年汽车服务世界报道过的好快省,以及全车件赛道的车通云、好汽配等。

第三类企业正是归属于那些成也资本,败也资本的范畴,仅仅依靠资本,没能构建核心竞争力,是无法走出个未来的。

上半年还有一个非常典型的事件,那就是上汽集团发布公告宣布终止对车享网投资。对比车享项目启动之时上汽集团的宏大规划,2017年底车享家融资将近10亿,直营门店数量最高1200家等高光时刻,想起来确实令人唏嘘。

多年来,产业资本看中汽车后市场的潜力,寄望于各种方式来吃下这块蛋糕,但成功者寥寥无几。车享网的案例或许说明产业资本正在撤离汽车后市场。

资本退烧后,汽车后市场的比拼将重回生意本质,包括运营、营销、组织、技术、服务等等层面。据了解,车享家规模缩减到400家后已经实现盈亏平衡,这一现象证明整个行业变得更为理性。

二、猫虎打架,暗斗变明争


今年上半年,只要稍稍留心行业的人就会发现,天猫养车和途虎养车之间的竞争已经从暗斗变成明争。


我们都知道,去年天猫养车正式启动招商之后,进入发展快车道,今年目标发展3000家加盟门店。在扩张过程中,开城招商会是天猫养车采取的重要手段。

今年天猫养车先后在广州、西安、新疆、武汉、上海、成都、重庆、长沙、济南、东北等省市及区域举办招商会,加盟门店数量已经突破1400家。

今年以前,途虎并未发起类似的城市招商会,至少在舆论层面没有这么高调。然而今年上半年途虎一改过去的低调,先后在西安、成都、青岛等城市举办招商会,现场人数都是400-500人规模。

从前行业里面经常听到一句政治正确的话:“市场足够大,大家的份额都小,不存在竞争。”

但是再看天猫养车和途虎,前者四月份在西安招揽一批当地修理厂,后者五月份就过去吸收有生力量。

“不存在竞争”这种事已经不存在了。

当然,重点城市的争夺,营销层面的保养大战,以及舆论层面的话语权对抗,这些都显而易见的。

我们说,天猫养车背后的新康众和途虎之间的竞争不仅仅在于这些比较表面的竞争,两家企业的长远考虑是构建全国性开放平台,想做的事情比他们表面做的事情多得多。

未来的竞争,不单单是天猫养车门店和途虎工场店在一条街上的竞争,也是两家企业在流量、品牌、核心业务、供应链、延伸业务、异业合作等方面的整体竞争,这是生态层面的竞争。

这个竞争的基础,当然是汽修连锁的体量和密度、门店业务结构的稳定性以及汽配供应链体系的搭建,这些都是现阶段两家企业的重心。但如果仅限于此,两家企业肯定不会甘心。

我们或许可以期待一场更为宏大的战争,战争的结局,希望是真正的城市生态图景,以及一个从零碎走向完整的汽车后市场形态。

三、头部企业不断扩张边界


3月底,快准车服申请注册“京猫养车”商标的事件引发了一系列猜想,也让整个行业意识到,几家跑在前面的企业的想法渐渐多了起来。


近几年,头部企业在主营业务之外,扩张边界的趋势已经不可避免,这一现象在今年上半年更加明显。

前几年行业热议新康众toC和途虎toB。

新康众成立之初,试图从汽配端向汽修端延伸,因此就有了后来的天猫车站、天猫养车、喵养车等一系列项目。另外,在汽配端,为了挖掘下沉市场,布局好快全,为了触达全车件,布局友商在线,为了合纵连横更多经销商,布局猫舍。这些都是扩张边界的证明。

与此同时,途虎的汽配供应链项目也是当下发展重心,3月初,途虎西部智能总部项目落户成都简阳,这个项目的目的是打造供应链核心,建立一个数字化、智能化的配件运营中心。同时,也不能忽视今年上半年途虎的跨界卖鞋尝试,使得流量利用最大化。

在两大头部企业扩张边界的同时,快准车服、三头六臂、好美特这样的汽配供应链平台不可能没有想法。

目前快准车服已经启动了针对修理厂的项目,定位于维修企业联盟,在公司内部称作“赋能汽修项目”,目的是帮助区域的汽修连锁店建立当地连锁总部,助力快速建店,完成汽修门店SaaS化。当然,核心是把修理厂纳入并绑定在自身平台之上,与之建立更深的合作关系。

无独有偶,据了解,三头六臂正在布局一个名为车小养的项目,深入在修理厂的布局。从商标注册的信息来看,好美特也注册了一个特特养车商标。

也不能忽视开思。在高端车全车件业务之外,开思推动国内外大型生产商及品牌商以旗舰店的形式进驻平台,同时尝试海外布局,并与第三方认证机构合作,推进产品认证工作。值得注意的是,开思旗下小狮快送已在深圳完成试点,目前深圳70%的行业物流由小狮物流承载。

这些行为一是产品上的拓展,二是向产业链上下游进一步挖掘,三是深入服务,背后的目的都是为了增强与修理厂之间的粘性,推动系统化和数字化在修理厂端的进程。

扩张边界将直接导致企业之间的业务产生重叠,也就是说,头部企业之间的竞争被摆上台面,未来只会越来越白热化。

四、汽车后市场迈入百亿规模


汽车后市场的整体规模早就超过万亿,这么大的市场令创业者和投资人趋之若鹜,也造成一个尴尬的局面,长期以来,这么多头部企业的规模加在一起,市场占有率还不到百分之一。


不过,随着上百亿资金投入这个行业,头部企业的规模毫无疑问越来越大。

今年中国连锁经营协会发布的《2020中国特许连锁百强》榜单显示,几家头部企业的营业规模都有不同程度的增长。

值得注意的是,途虎的销售规模从2019年的80亿元增长到2020年的99.47亿元,已经无限接近百亿规模。

这是汽车后市场的标志性事件,背后呈现出两点观察。

第一,汽车后市场正在从碎片化走向集中化,这个趋势虽然缓慢但是不可逆转,而且速度会越来越快。

第二,过去几年依靠资本输血带来的阶段性的规模效应,已经初现曙光,会促使资本进一步集中到几家头部企业当中。

另外,诸如快准车服和三头六臂等易损件平台,销售规模的增速非常可观,增长率分别达到66.7%和100%,潜力可期。

新康众由于汽配业务是直营性质没有出现在榜单当中,不过2020年新康众营业收入47.1亿元,同比2019年增长22%。随着天猫养车大规模扩张,未来的销售规模增速将加快,在汽配和汽修两端,新康众的规模效应将越来越明显。

以前行业有个观点说,汽车后市场是个烂泥地,法拉利不一定跑的过拖拉机,意思是连锁企业短期内跑不过不合规的夫妻店。

随着头部企业的规模越做越大,市场占有率进一步提高,这个说法可能要变一变了。

五、修配融合从1.0走向2.0时代


自2017年底新康众CEO商宝国提出修配融合这个概念以来,时间过去了三四年,但好像进展不明显,甚至从汽修端滋生很多质疑声,认为这是汽配供应链平台给修理厂挖的坑。


事实上,修配融合是有进展的。

这个背景是,随着修理厂生意普遍下滑,互联网巨头相继重注头部企业并推出汽修加盟连锁,从2019开始,站队的声音不绝于耳。

修理厂选择站队就是修配融合进展的标志,因为修配融合本质上是个资源整合和优化的过程,背后的驱动力是系统、数据和流量线上化。加入天猫、途虎等平台,就意味着线下门店的互联网化,意味着汽修和汽配等业务流程从线下走到线上。

上面提到,除了新康众和途虎,快准车服、三头六臂等汽配供应链平台也开始着手发展汽修端的项目,很显然,在意识层面,修配融合已经不可阻挡。而意识层面的跌宕和迭代,往往是自上而下的。

野村綜研合伙人朱四明曾在汽车服务世界大会上将修配融合分解为两个阶段,即1.0阶段和2.0阶段。

在1.0阶段有两大特征,一是产业链上下游的职能协同,例如修理厂和汽配供应链平台之间的互动和粘度;二是标准化和数字化,前者利于企业的快速扩张,后者利用数字化提高运营效率。

到了2.0阶段,是基于1.0阶段的不断积累和深入,提供产业链上下游的整体解决方案,改变生产方式和业务流程,例如我们经常说的利用下游消费大数据来影响上游智能推荐、补货甚至生产、制造。

根据这个模型观察,目前汽车后市场还处于修配融合1.0的积累阶段,这个阶段比较典型的现象,就是上面提到的头部企业不断进行边界扩张行为。

所以,在这个阶段,不论途虎、天猫养车,还是快准车服、三头六臂,甚至开思,都在努力吸收优质修理厂资源,因为他们才是修配融合过程中有价值拉拢的对象,也是会走到行业终局的角色。

如果一个平台将体量足够大的优质修理厂资源纳入到体系当中,并实现了系统化和数据化,有机会在一定区域内形成生态体系,逐渐扩充边界,打造成一个类似于NAPA的平台。

六、新能源汽车售后占位战


新能源汽车售后离现实并不遥远。


上半年两个事件。

一是年初特斯拉华南首家直营钣喷中心正式开业,这家门店位于广州市番禺区,名为龙美钣喷中心,之前一直采取授权合作模式的特斯拉突然选择直营。
二是四月份天猫养车宣布着手布局新能源汽车售后业务,在门店当中推出新能源汽车相关服务项目,并提供专供工位。

不论上游造车新势力,还是天猫养车这样的加盟连锁,都在今年上半年发力新能源汽车售后。

事实上,造车新势力当中的特斯拉、蔚来、理想、小鹏都建立了比较完善的售后线下网络。截至今年五月,特斯拉售后服务中心100家左右,蔚来有31家服务中心和158家授权服务中心,理想有67家维修中心,小鹏有100多家服务中心。另外还搭配授权钣喷中心和充电网络。

在盈利性方面,汽车服务世界专栏作者曾在一篇文章中透露,据他实地考察,南方某市特斯拉授权钣喷门店月产值已经突破500万,他形容“第一批拿到特斯拉钣喷授权门店已经摘到了丰收的果实”。

2020年,中国新能源汽车产销分别完成136.6万辆和136.7万辆,同比分别增长7.5%和10.9%。根据中国汽车工业协会的预测,2021年国内新能源汽车市场有望实现46%的增长。

在当下收益和未来潜力两个层面,新能源汽车售后都拥有巨大想象力。这个时间节点,可以看作是维修企业占位的机会点,比如中鑫之宝在全国拥有多家特斯拉授权钣喷中心,华胜则先后与蔚来、小鹏达成战略合作。

不过也存在风险,在今年专访华胜总裁周大军时,他表达了一个观点:“要评估自身能力、业务结构和市场情况来判断,不建议一般的夫妻店开展这项业务,但是区域头部企业一定要关注。”事实上,过去几年华胜在新能源汽车售后业务上交过学费,早期试点的门店亏损了600多万。

对于普通门店来说,也许栖身于天猫养车这样的体系当中,借助其能力来构建自身的能力,显得更为务实。

无论如何,新能源汽车售后业务是不能忽视的机会,一旦错过,很可能意味过错。
 
写在最后:

回看和总结今年上半年的种种趋势性事件以及背后的观察,资本撤退、猫虎打架、竞争无边界……这些观察都透露出一个信号:汽车后市场已经渡过了依靠资本跑马圈地的粗放式发展阶段,如今考验平台和门店的运营能力。

在钱紧的背景下,企图薅羊毛的企业已经撑不下去了,剩下的都至少建立了一定的核心竞争力。

这对于40万家修理厂来说是个利好消息,为什么?

因为独立售后市场的业务入口正是修理厂,各大平台势必要拉拢这40万家修理厂,在各自体系内完成线上线下一体化,打造汽修和汽配的业务闭环。持续补贴难以为继,只能在运营层面做文章。

在头部企业竞争如此白热化的当下,修理厂自然会选择那些能真正帮助自己的平台。

平台和修理厂都在相互选择,这是一个优胜劣汰的过程,如果你足够优秀,当然能够在这场游戏中走到最后。

发表评论

精彩留言

推荐文章

© 2011~2016 上海优漾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 沪ICP备12050346号

取消
热搜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