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修养护
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维修养护
从月薪500元洗车工,到汽服连锁合伙人,他才是后市场最真实的缩影
日期:2021-12-03

作者 | 谢很好

来源 | 汽车服务世界(ID:asworld168)

欢迎供稿 | 吴骏:13116718090(同微信)

 

秦乃雨的故事既普遍又独特。

 

他是21世纪初,从农村多子女家庭走出来,未能接受高等教育甚至没有完成义务教育,为谋生而进入后市场的一批人的缩影;也是因看好汽车产业,从底层摸爬滚打数十年,凭借学习力与韧劲儿成功逆袭的部分人的代表。

 

他的故事里有过迷茫困惑、有过坚定笃行,遇到过诱惑也经历过挫败,走过弯路也做过正确的抉择,像极了在平凡生活中奋斗的每一个人。而他身上的某些特质,又为这平凡人生添加了一些独特的注脚。 



洗车一干就是5年、创业半年又回归、出国走访学习、连续5年给门店带来25%利润增长、拒绝老板的门店扩张计划……这些经历对秦乃雨而言,既是考验,也是成就。


11.jpg


一、初入社会的选择:从流水线到洗车工


秦乃雨出生于80年代的广西农村,家有4个兄弟姐妹,他排行老二。在那个年代,与大多数以耕种为主业的家庭一样,秦乃雨家并不重视教育,“村里面很多人都是初中没毕业就出去打工了。”

 

2000年,上初三的秦乃雨没有继续升学,跟随亲戚来到广东,开始了自己的打工生涯。

 

“那个时候听村里很多人回来讲在广东的事情,对那个地方很向往,”但是真到了广东,秦乃雨发现自己的选择非常有限,“改革开放之后珠三角的经济飞速发展,外资企业、大大小小的民营企业扎堆,工作机会看似很多,但劳动力也很充足,我又没什么学历,所以一开始进了工厂流水线。”

 

在流水线工作的一年时间里,秦乃雨十分迷茫,两点一线、日复一日,这与他设想的,来大城市闯荡一番的场景完全不一样。但秦乃雨没有妄自菲薄,而是一边工作一边寻找机会。

 

秦乃雨入行既是偶然,也有其必然性,“在珠三角地区,时代红利造就了一批先富起来的人,也拉动了当地汽车产业的发展,私家车越来越多,相应的服务也需要更多人去做。”秦乃雨观察到了这一点,遂离开流水线,找到一家路边的夫妻店,成为了一名洗车工。

 

彼时,在大多数人眼里,洗车未必是比进厂更好的工作,但在秦乃雨看来,比起一成不变的流水线作业,洗车具备更多的可能性。与车相关的服务可不只有洗车,只要自己肯吃苦,一定能够习得一技之长。

 

这个朴实且具有一定前瞻性的想法,成为了秦乃雨择业道路上的一个转折点。延伸来看,也正是他身上这种务实、审时度势但又不好高骛远的特质,在为他职业生涯的不断上升铺路。

 

机会很快到来,2004年初,成立即将一周年的虎门捷力快车需要扩充团队,招聘要求是有经验的洗车师傅。秦乃雨刚好符合要求,抱着试一试的心态,秦乃雨加入了捷力快车。虽然同样是洗车,但比起夫妻店,捷力快车的平台大了很多倍。

 

捷力快车的母公司“东莞银声”布局比较广,在后市场板块除了捷力快车门店,还做供应链和培训,前期与日本黄帽子合作,引进“前店后厂”模式,以经营汽车用品为主,辅以洗美、初级改装等服务。

 

“当时我们规模很大,一共3000多平米,汽车用品的卖场+休息室就占了1000多平米,有上万件商品,”秦乃雨介绍,“洗车工位有15个左右,音响安装工位10个,维修/改装工位8个,整个团队有60多名员工。”

 

秦乃雨在捷力快车的洗车岗位上,一干就是5年。


12.jpg

二、创业碰壁回归:做美容主管几个月业绩翻倍


5年洗车生涯,苦不苦?累不累?答案是肯定的。在捷力快车,由于客户量大,洗车也不是盈利项目,这个岗位的辛苦程度只增不减。

 

秦乃雨回忆:“零几年我们普遍工资都在4、500元左右,洗车在我们公司也属于引流和附加服务,基本上客户购买产品或者别的项目都会附带洗车服务,公司没有什么收益,所以很难给到员工高工资。”

 

诚然,大多数人看到的是这份工作“又苦又累赚得又不多”的一面,而秦乃雨则看到了另一面,“之所以能够坚持那么多年,是因为我看到了捷力快车和其他门店不同的地方,尤其是对比夫妻店,捷力快车非常注重人才培养,对员工要求也很高,加之引进黄帽子,在服务理念、工匠精神这些方面非常吸引我,打开了我的思维。”

 

秦乃雨入行的初心就是希望能有一技之长傍身,他要求自己牢牢抓住这个机会。在洗车过程中,秦乃雨开始接触美容项目及简单的换油保养,慢慢精进自己的技术,从不起眼的洗车工成长为捷力快车的招牌美容技师。

 

得到老板赏识的同时,一些老客户对秦乃雨也颇为信任。其中有一位服装行业的老板向他抛出了橄榄枝,“那个老板之前在深圳也做过洗美学徒,后来出去做生意,但他一直有一个开汽服门店的梦想,于是想拉我合伙开店。”   

 

也许是职业发展到一定阶段,大部分人都会有创业梦,也许是想证明一下自己,秦乃雨记得很清楚,那是2008年8月,他离开捷力快车与人合伙开了第一家汽车美容店。然而这次创业经历却比预期要短暂许多。

 

“大半年之后我又回来了,”秦乃雨承认,“真正走出去创业之后才发现,自己根本不懂得经营和管理,只有技术是远远不够的,我们把很多事情想得太简单了,实际上我还需要更多的学习与历练。从那时候起我就想调整自己的努力方向,希望能在运营管理上有所突破。”

 

2009年6月,恰逢捷力快车的扩张转型期,得知秦乃雨想往管理方向发展,向来重视人才的捷力快车,不仅欢迎他回归,还给了他一个美容主管的职位。

 

短暂碰壁后,秦乃雨没有感到挫败,反而被激起了斗志。此前汽车美容板块在捷力快车受重视程度并不高,每个月产值3万左右,客单价大概在100元上下,秦乃雨接手之后,积极进行市场调研和项目创新,几个月后便将客单价提升至500-600元,美容板块的月产值也达到了8、9万,翻了2-3倍。

 

秦乃雨的秘诀是,要敢于打破固有思维。

 

“以前我们自己把美容做低了,同时也忽略了市场的发展,人工、成本每年都在上涨,但我们收费还停留在7、8年前赚点手工费的水准,不敢推好产品、不敢喊价,以为客户不会买单,以至于这个板块一直不上不下。后来我们通过推出一些个性化服务、引进创新产品,把美容的整体价格和服务标准都提升了,这也算是我在美容业务上做出的一点成绩吧。”


三、店长5年:连续5年实现门店利润增长25%


成为主管以后,秦乃雨频频交出亮眼的成绩单,成功带领美容部门实现项目突破。他认为自己的成长以及部门的成就,离不开持续学习优秀同行的经验。捷力快车对此也非常认同,并且竭尽所能为员工提供学习机会。2011年,秦乃雨前往马来西亚交流学习。

 

这次出国学习令秦乃雨印象最深刻的是,马来西亚汽车后市场不像国内门槛那么低,“他们不是随便开个店就能做车后服务,大多是预约制的工作室形式,干的是技术活。比如他们做汽车真皮修复,就像做奢侈品包的养护那样,特别精细,客户认可度也很高,客单价2000马币(当时约合人民币4000元)左右。不像我们这边每天洗车忙得团团转,客户还不买账。”

 

从马来西亚回来,捷力快车新增了烤漆房做漆面修复项目,母公司东莞银声开始着力开发美容产品,并且引进了日本格莱美汽车美容品牌,在美容工具、技术创新等领域不断突破,密切贴合汽车美容行业及车主的需求,开发出了一系列产品和服务。

 

捷力快车的扩张与秦乃雨的成长也在同步进行:2010年捷力快车通过收购一家800平米左右的门店,开出了第一家分店;2013年,秦乃雨接任捷力快车总店店长职位,第一年就实现利润倍数增长;2015年,捷力快车发展了一家300平米的社区店,并走出虎门开始布局东莞捷力快车。

 

截至目前,捷力快车共有7家门店,分布于虎门镇和东莞城区。虎门区域3家店以一站式为主,业务涵盖快修快保、汽车美容、保险钣喷、用品脚垫及初级改装。2018年,秦乃雨正式任职虎门捷力快车连锁总经理,负责虎门区域所有门店的运营管理工作。

 

据秦乃雨透露,虎门三家店年产值增长了几倍,而毛利率可以达到65%。实际上,捷力快车的盈利水准并非一直这么高,“毛利增长的这个过程也比较长,我们经过一系列的调整,从40%到45%,再到50%、60%,一步步提升的。”

 

2013年-2018年,捷力快车连续5年实现门店25%的利润增长,2016年更是实现快修部门从15万元到50万元/月的业绩突破。这些成就有赖于秦乃雨对门店业务方向和盈利模式的调整,他认为提升毛利最关键的一点在于绩效考核。

 

“以前我们的考核方式是,根据业绩来定提成,所以导致店长都是冲着高产值的项目去,而不去考虑利润。比如卖轮胎产值高,但毛利非常低,一万多的营业额我们最多挣个千把块,还要给施工提成,还要担现金流,这笔账就算不过来。”秦乃雨表示。

 

他意识到,门店不挣钱不是因为员工不努力,只是努力的方向不对。而员工的努力方向其实取决于决策层的导向,“想要实现利润增长不是一味地去抓进店量业务量,而是要从管理层面去抓,包括施工流程、项目规划、经营思路、市场战略目标等,我们都进行了调整。”


四、成为合伙人:从当店长到管店长


门店利润率得到大幅提升,秦乃雨很快迎来了新的挑战:从店长到连锁事业经理,从管理一家门店到统筹三家门店。他要面对的不仅是每天店里的具体事务,更重要的是长远的规划和团队的建设。

 

近两年,秦乃雨将主要精力放在人员培养和标准制定上,也获得了一定成效:“发展连锁关键在于复制,要复制就必须有标准,我们通过学习顶尖的同行,跟店长一起去制定标准,引导管理人员将标准落地,包括工作流程、施工标准、销售标准等等,在实施过程中也不断调整,形成一套适合捷力快车的标准体系。”

 

在这个过程中,秦乃雨认为自己最大的收获就是培养了一批骨干,“以前在门店我就像个消防员,哪里有火情就往哪里扑,哪里有困难就把我往哪里搬,天天忙得不可开交,但是这两年我把一些基层员工提到管理团队,现在几个店长基本上都能统一思想,在门店经营、盈利方面我基本可以放手了,释放了我很多精力。”

 

现阶段,秦乃雨除了管理虎门捷力快车3家门店,还兼有其他9家门店的督管职位。在他看来,能够同时兼顾这么多门店,科学管理、引导和数字化的管理方式帮了大忙。这背后自然离不开持续的学习。

 

对秦乃雨而言,捷力快车老板卢启裕是他的贵人:“我们老板对我包容度很高,而且给我很多机会,每次我们技术上有瓶颈或者遇到困难的时候,他都会派我出去学习,比如之前让我去马来西亚、去日本交流学习。去年老板想让我继续发展业务扩张门店,物业都买好了,但是这两年市场环境确实不好,我对继续开店的信心不足,老板就决定给我时间再充充电。”

 

这一次外出学习,秦乃雨加入了汽车后市场新零售EMBA,成为了第四期近50名同学中的一员。与以往的偏向技术层面的学习不同,汽车后市场新零售EMBA聚焦连锁经营与数字化实战案例,着重提升认知高度、打通产业链资源,旨在培养汽车后市场数字经济的创新者。这正是现阶段捷力快车和秦乃雨所迫切需要的。

 

“可能很多人跟我一样,一开始会以为这种EMBA班是给老板准备的,特别高大上或者特别虚,”秦乃雨也是在亲身体验之后有所改观,“实际上这些课程特别实用,不仅是针对老板,我觉得还特别适合店长、管理层,上到行业发展趋势、下到团队沟通方式,我每次学习完回去都能马上落地,比如学习数字化管理就大大节省了沟通成本提升了我们的工作效率。”

 

此外,同学间的交流互动和资源互通,也成了这次学习中秦乃雨的意外收获。他透露,几次课程让他与中威车饰的同学结缘,深入了解后他直飞中威上海总部,最终达成了深度合作。

 

“洗车”给了那一代人低门槛的工作机会,而秦乃雨身上所具备的超强行动力与好学进取的精神,则是他从底层走到今天的关键因素。问及是否还会想要创业,秦乃雨笑称:“我现在已经是创业了,在公司我属于合伙人,虎门捷力快车这个板块也是由我负责,这就等于是自己的事业。未来捷力快车也会以合伙人的形式继续开店。”



发表评论

精彩留言

推荐文章

© 2011~2016 上海优漾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 沪ICP备12050346号

取消
热搜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