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修养护
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维修养护
头部企业疫情下的布局:途虎、新康众、快准、三头六臂,是战是守?
日期:2022-05-31

作者 | Gary

来源 | 汽车服务世界(ID:asworld168)

欢迎供稿 | 陈凯:15827582449

 
从开年到现在,疫情一直是汽车后市场的主题之一。

从宏观角度来看,汽车产业链上下游的玩家都遭遇一定挫折,背后各有各的主因。

汽车生产端,几乎所有主机厂都遇到开工阻力、产能下降的情况,进而导致国内新车销量大幅下滑。

配件供应链端,由于物流配送等基础设施受阻,配件短缺现象同时影响着上游生产和下游售后。

汽修门店端,不少修理厂要么因防疫政策无法开业,要么因车主消费信心下降而生意下滑;超5000家门店转让,进厂台次营业收入双双下跌超20%,这些数据说明大家都不容易。

在这些综合性的现状下,汽车后市场还有一大群体的动态和走向也值得关注,那就是猫虎狗、汽配供应链平台等头部企业。

去年汽车服务世界提出了一个观察:随着头部企业不断扩张自身的业务边界,汽后很可能出现全面战争打响的局面。

今年在疫情卷土重来之下,头部企业的表现如何?过去几个月做了哪些事情?如今是继续扩张还是暂且稳守?

众多问题背后的答案,不仅仅影响着这些企业的走势,也在疫情新常态下,对40万家修理厂的抉择和发展,起到重要的作用。

一、融资、并购、政策频出


虽然过去几个月的疫情让不少工作放缓了步伐,不过,汽车后市场的头部企业从开年到现在可以说是动作不断。

这里面可以用几个关键词来总结。

第一个关键词是猫虎对垒。

过去两年行业习惯于把天猫养车和途虎放在一起观察,事实上,两家企业的布局有一定相似性,但侧重点有所不同。

不过,从今年来看,猫虎的对垒现象有点更加深入的意味,其关注点也有一些不谋而合的意思。

一是下沉市场,特别是县城。

途虎在2月发布了县城市场的加盟优惠政策,一方面鼓励老加盟商进入县城开店,另一方面对新加盟商也有直接的优惠条款,显然是加大了对县城的扩张力度。

天猫养车更加直接,对外表示今年目标新开1200家门店,其中近50%在县城,而且针对县城的加盟政策也有一些优惠条款。另外,新康众在3月推出的修工坊、金铁橡等轻连锁,其核心目标区域也是下沉市场。

二是新能源汽车。

去年天猫养车就提到今年会发力新能源汽车售后业务,果然天猫养车和小鹏合作的服务中心店已经落地;同时,天猫养车在5月和特来电合作,落地新能源动力电池评估检测服务。

途虎则是在3月发起成立“新能源与智能汽车后市场联合创新平台”,并公布了6大新能源布局。

另外,在上海疫情最严重的4月和5月,天猫养车和途虎相继推出了一系列针对车主和门店的优惠政策,而且时间节点卡得比较靠近,有一些较劲的意思。

第二个关键词是融资。

在经历了2015-2018这几年融资热潮之后,汽车后市场的资本已经冷却下来,如今想要融资并不容易。

所以,5月中旬开思对外宣布,已经在第一季度完成D1轮融资,D2轮融资也即将完成,这个消息还是引起了行业的一些关注和讨论。

今年2月采访快准车服CEO蒋仁海的时候,对方也表示,预计今年会有一轮融资进来。

除了融资,汽车后市场的企业上市也排上了日程,除了众所周知的途虎提交港股上市申请书,据行业消息,某些汽配供应链平台也有上市计划。

第三个关键词是并购。

并购现象主要出现在汽配供应链领域。

一是PSA母公司Stellantis集团,将山东“优配车联”、上海“建鑫”、福建“隆信达”整合为一家全国性汽配经销商,未来有机会发展成为一家新的汽配供应链平台。

二是新康众与高博集团达成战略合作并成立合资公司,合资公司主要发展“好快全”汽配连锁,并把双方的汽配加盟店整合进入同一个体系。

三是快准车服并购全车件供应链平台百川联合,蒋仁海对此的解释是:“王拯成立的腾鼎科技收购了百川联合,百川联合作为快准E站的一个供应商,前端交给我们了。”

以上几个并购现象,可以看作是汽配供应链平台的自我补充,要么纵向延伸市场,要么横向延伸业务,都是进攻性行为。

二、痛点仍在


综合过去几个月的表现,头部企业当下的几个核心在于:找钱、扩店、加资源,换句话说,仍然在能力范围内尽量扩张。

这和整个行业的趋势似乎正好相反。

如果仅仅看修理厂端,从今年开始,不少修理厂可以说是遭遇了与往年大不一样的行业状况:员工年前就开始离职,年前年后没有预想中的业务潮,疫情不仅使得流量业绩双双下滑,还带来额外的合规成本……

上半年行业中的两大现象:杭州260余家修理厂对峙保险公司、大胖子平台维权事件,背后主因都是修理厂过得太艰难,生存压力之下不得不表现得更为强硬。

所以,这个时候头部企业还在并购和扩张,表面上看是令人稍显意外的。

不过,如果再进一步分析,会发现头部企业的痛点其实仍然存在,分为汽修和汽配两方面来看。

在汽修端,目前各个头部企业都在全力争夺优质修理厂资源。

一是猫虎狗等平台,将修理厂当作生态体系中的基础,不断扩张。

二是快准车服、三头六臂等易损件供应链平台,以及开思这样的全车件平台,前者通过建立汽修连锁的方式拉拢修理厂,后者则是通过SaaS软件的方式。

三是上游的油品轮胎品牌商,也在通过自建连锁品牌扩张线下门店网点。

然而,当下修理厂面临的情况已经不是赚多赚少的问题,而是生死存亡的问题,这对于头部企业的要求更高。

矛盾点在于,其一,生意下滑与大环境相关,大环境并非几家企业所能撼动的;其二,修理厂需要短期带来业绩明显提升,但补贴、流量等都只是手段,并不能从根本上给门店带来质的帮助。

因此,头部企业如何能短期内解决门店的生死问题,并且还能帮助门店构建长期能力,是一个看上去很矛盾的论题。

至于更为松散的联盟,效果更不显著,所以我们也看到几家供应链平台已经实质上暂停了汽修端的业务;而数字化的解决方案,在当下还无法起到本质性的作用。

所以,扩张门店的数据是表象,本质上还需要门店和平台之间形成高粘性,才能对双方带来价值。

在汽配端,除了全国物流受到阻碍之外,更底层的,当修理厂的生意普遍下滑,汽配生意毫无疑问也会随之下滑。

在这样的情况下,为了进一步扩大规模,在资本端更为值钱,只有两条路径,一是扩大区域,二是扩充品类。

前者的代表是新康众并购高博,发力发展好快全,深入到下沉市场;后者的代表是快准车服并购百川联合,并把业务合并到自己的体系当中,相比于之前切入全车件更加直接。

不过,目前汽配供应链平台仍然要考虑盈利问题,而合规成本、行业价格战、产品利润低等现状,还是难以突破。

总得来说,头部企业的并购和扩张等行为,在一定程度上还是通过扩大规模和体量,希望在资本市场有所斩获。

这在某种程度上,也是稍显被动。

三、是战是守?


去年年初,汽车服务世界提出一个观点,2021年是头部企业之间必有一战的一年,因为在模式没有太多创新的情况下,头部企业之间的战略越来越相似:更多地往修理厂端延伸,通过抓住修理厂来建立主营业务的护城河。

到了年底复盘的时候,通过不同企业之间的战略调整,这个趋势已经愈发明显,也就是说,各家企业做的事情本质上都是类似的,只是所处阶段不同,而且基于各自的基因,在打法上稍有差异性。

不过,时间走到2022年,疫情的卷土重来又给行业带来诸多不确定性。

上文提到,当下的融资、并购、扩张等行为,或多或少还是有一些被动因素在里面,再往后,头部企业选择继续作战还是暂且稳守?

事实上,去年年底汽车服务世界专访好美特CEO官溪光时,他就表示,从2021年开始,汽配行业迎来最艰难的三年,现阶段走得慢一点,基础夯实更为现实。

今年年初专访蒋仁海时,他也表示,当下快准车服要高质量增长,保持服务站的基盘,并且提出了盈利的目标。这些表态显示出他越来越务实,没有那么“折腾”了。

站在汽配供应链的角度,在资本压力不大的情况下,目前普遍性的观点是降本增效,实现盈利,本质上还是要实现自我造血。

在这样的背景下,行业当中的整合并购现象增多反而是正常情况,因为不同企业之间的整合,可以分摊成本,并且形成业务协同,是一种降本增效的手段。
一旦同类型企业整合并购行为加剧,形成一种良性的市场化行为,也许有利于行业快速走向标准化。

汽修端的情况有所不同,可以看到,不管是猫虎狗,还是油品轮胎等品牌商,今年仍然在不遗余力地大规模扩张。

从客观上来说,目前修理厂的生意状况不容乐观,站队意愿越来越强,有利于头部企业的门店扩张。

但是,这也会无形中加剧头部企业在门店争夺战中的激烈度,毕竟一二线城市的门店数量有限,占有率已经比较高,而下沉市场并不容易突破。

另外,在资本的要求下,相比于稳守,头部企业继续进攻门店端的可能性会更大。

所以,有行业人士认为,2022年,汽配端的竞争可能没有之前那么激烈,而汽修端的竞争仍然会延续下去。
 
写在最后:

过去一段时间,行业当中弥漫的情绪普遍是悲观的,当然,不乏经营状况良好甚至逆势增长的门店,但毕竟是少数,大部分修理厂过得比较艰难。

有一个说法是,三分之一的修理厂赚钱,三分之一持平,三分之一亏损,经过今年的新一轮冲击,或许这个数字会愈发向持平和亏损方向偏移。

在这样的背景下,站队也许是一个可行的选择,这也恰好顺应了头部企业的扩张需求。

不过,在做出选择之前,修理厂也许需要考虑清楚,自己需要的是短期刺激性还是长期持续力,在依靠外力的同时,也要梳理清楚自身的优势以及需要做出的准备。

门店做好思想准备,观察并分析头部企业的种种动作,也许能在其中找到一条适合自己的道路。


发表评论

精彩留言

推荐文章

© 2011~2016 上海优漾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 沪ICP备12050346号

取消
热搜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