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锁
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连锁
这座城市埋葬了太多的国外汽修连锁,也诞生了途虎养车、驰加、美车堂等连锁
日期:2020-03-26

1.webp.jpg

前言:汽车后市场是典型的具有同城规模效应的行业,以城市为单位构建网点和生态是一种重要的选择,因此,汽车服务世界推出《城市视角看2020年行业进程与风向》专题以飨读者。


作者 | 谢很好

来源 | 汽车服务世界(ID:asworld168)

欢迎供稿 | 吴骏:13116718090(同微信)


早在上个世纪20年代,上海就被冠以“魔都”这一别称。日本作家村松梢风在其著作中写道:这里是国际大都市,连接中国与世界的最重要枢纽,拥有中西方文明冲突融合所造就的“魔性”。

 

近百年过去,“魔都”这一称谓已经深入人心,比起“魔性”,可能“魔力”成为了上海更贴切的注解。

 

上海这座城市孕育了太多可能。

 

富有烟火气息的弄堂和车水马龙的高架,年代久远的老洋房和现代化的摩天大厦,在这里都能完美兼容;购物中心里装潢别致的国际大牌和地铁口流动商贩的经营者,都是在这个城市里为自己闯出一番天地的奋斗者。

 

「海纳百川,兼容并蓄」的海派文化,造就了上海开放而又自成一派的独特风格;而上海的复杂性和包容性,也成就了这座城市以及投身于这座城市的人们。

 

“挑战与机遇并存”这放诸上海各行各业而皆准的一句话,同样常常挂在上海汽服人的嘴边。你永远不晓得你投入更高的成本换来的是更高风险还是更高收益。

 

一、这里不存在毫无价值的试错

 

有人说上海埋葬了最多的连锁梦,可是大批全国连锁仍然选择以上海为总部基地;有人说上海只有小店能活得滋润,可是大量资本纷纷入局想要做大做强;有人说在上海现阶段开店并不明智,可是仍然有人在被唱衰的大环境下逆势扩张……这或许正是上海的魔力所在。

 

上海从来就不惧怕试错。

 

从黯然离场的美车饰和陷入债务危机如今仍无起色的东昊,到水土不服的跨国企业奥德巴克斯、捷飞络,再到起点不低却频繁易主的养车无忧……它们的失势让曾经的后市场发出“中国汽服连锁为何不成功”的疑问。与此同时,仍有一批批优质汽服连锁由上海平地而起。

 

这其中不乏扎根上海的车车翔、实田、名车坊、悦车坊、海宝等本土玩家,更有总部驻扎在上海并布局全国的途虎、车享家、车工坊、美车堂、驰加、汽车超人、博世车联、考拉爱车、柚紫养车、嗨修养车(后被滴滴收购并入小桔车服)等大批连锁。

 

他们的存在意味着,上海虽埋葬了诸多连锁梦却生出了更适宜强者的土壤。

 

诚然,纷纷扰扰数十载的汽车后市场发展到如今,若要妄下定论也只是盲人摸象。但,凡是过往,皆为序章,如果我们回头看,一定有时间的宝藏藏匿其中。

 

为此,汽车服务世界于2019年末走访了位于上海的几十家汽服企业,包括本土连锁企业和优质单店、发源上海布局全国的连锁企业及平台乃至行业协会,以城市视角来看2020年行业进程与风向。

 

二、站在“新零售之城”的肩膀上

 

在上海,拥抱互联网已经不是什么新鲜话题。

 

2016年10月,马云在云栖大会上提出:“目前传统零售行业正受到来自电商及互联网的巨大冲击,这是由于他们没有把握未来的技术,只看到昨天,而忽略了拥抱明天。传统零售应该与互联网公司、现代物流、大数据等合作打造新零售,否则新零售的诞生将进一步冲击纯线下企业。”

 

除了拥抱互联网,新零售还有更为丰富的内涵,大数据赋能、人货场重构、现代物流的支撑……聚焦到汽车后市场,行业正在加快城市化、连锁化、在线化、数字化进程,线上线下也在不断加速融合。

 

马云曾表示:“如果说要有一个城市能够代表改革创新和发展的高度,我觉得只有上海。”从2016年马云首提新零售,到2018年位列“新零售之城”榜首,上海的零售基数及零售增量的表现都当之无愧。

 

2.webp.jpg


DT财经在《2018年中国“新零售之城”发展报告》中表示:从近十年(2008~2017)各城市零售业的体量,即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来看,北京和上海毫无疑问领跑全中国。在时隔十年后,上海消费品零售总额赶超北京、位居国内第一。

 

7-11/全家、星巴克、永辉超市、盒马鲜生、Costco、苏宁、小米等风生水起的新零售业态,无一不在上海布局。

 

上海从零售之城到新零售之城,对于汽车后市场来说意味着什么?

 

以途虎为代表的互联网新势力,也许在无形之中已经回答了这个问题。

 

2011年创立于上海的途虎养车,最开始以B2C电商模式进驻市场,主营业务是轮胎。从争议不断到逐渐成为后市场头部企业,途虎做过无数决策,其中最为正确的两个,大概就是以“卖轮胎”打开从线上到线下的口子,并且坚定不移地做线下工场店。

 

另外,途虎在浩浩荡荡做引流的同时,也没把供应链这一环给落下。加上轮胎产品的标准化属性及品牌效应,给途虎带来了相对较高的客户粘度,而工场店的模式,让售前售后服务一体化得以形成,保障了客户体验。

 

目前途虎养车工场店在全国已超1500家,其中上海超过200家,还在持续增长中。

 

三、“剩者为王,活下来的都是高手”

 

途虎的迅速发展离不开上海这片土壤。而这片土壤除了焕发着勃勃生机之外,也无时无刻不处在重重压力之中。

 

“在高手云集、各种业态丛生的上海,一定是剩者为王的。”在上海16年的摸爬滚打中“剩下来”的悦车坊董事长王福来深有感触。从巅峰时期的16家店到如今13家,悦车坊不再以扩张为目标,而是把重心转到了培养客户上。

 

近十余年,由于上海发展建设的需要,许多汽服门店不得不面临搬迁、关店,悦车坊也不例外。但搬迁并不意味着生意的结束,悦车坊凭借完善的会员服务和对车主习惯的深入培养,成功让客户绕远而来。

 

考拉爱车CEO郑才博也认同“剩者为王”的观点:“上海的大环境说优胜劣汰不够贴切,事实上是,在上海能活下来的,就已经是高手了。”

 

在郑才博看来,选择上海作为考拉爱车的总部是有挑战的。很显然,在上海开公司、开门店成本非常高,在离不开场地和人的汽服行业,房租和人工的开支就足以让大多数创业者犹疑三分。然而考拉爱车还是选择了上海。

 

“时间是最贵的。在上海这个包罗万象的城市,所有的信息、资源、模式都能在最短时间得到融合,其商业生态也相对完善,市场更容易打开。”郑才博表示,“我们要享受这些便利,就不得不以更为残酷的竞争和更高的成本为代价,但我觉得考拉爱车自然而然就应该从上海出发。”

 

出发容易,剩下来却着实不易。哪怕出身上汽集团“家底雄厚”的车享家也难免有此感慨。

 

自2015车享家正式启动,到2017年底直营店达1200家遍布120城,用“飙车”来形容车享家在售后赛道上的动作也不为过。然而规模上的高速扩张并未给车享家带来相应的收益。几经波折,车享家决定将重点转向门店结构调整,到2020年其直营店数量都不会再增加。

 

夏军曾在复盘时表示:“如果你再让我打一遍,我还是要在三年内做到1000家直营店。但是我们可能不会开到100个城市,而是会更聚焦于一些城市,做深做透。”想必这一些城市里依然有上海。

 

四、保险控盘之城?

 

除了竞争激烈和自带高成本,近两年让上海汽修企业感到压力倍增的,无疑是保险二字。

 

保险公司在上海的势力已经今时不同往昔,甚至有了点控盘的意味。相较于以往只牵涉事故车,如今保险公司已经开始进一步涉足保养、油漆这些高频业务。

 

如果说往前几年汽修店还在为电商入场争夺流量而叫苦不迭,那么随着拥抱互联网的趋势让不少企业成为获益者,从2017年开始,大家或许逐渐意识到保险公司才是这个行业的流量操控者。

 

汽车超人上海区域负责人赵晓健提到:“要说线上流量能抢走线下门店多少业务,还真不一定,线上导流很多时候是一次性的,最终客户还是会通过自己体验的对比来决定去留。但是保险就不一样了。”

 

保险公司现在的基本操作是,买保险送洗车、送保养甚至送喷漆。优惠力度非常强劲的同时,电销带来的保单量也是许多汽修门店望尘莫及的。

 

在保险公司的强势进攻下,汽修门店很被动,很多企业选择主动拥抱保险公司。

 

扎根于上海14年的海宝养车在2017年就与平安保险达成合作,并于2019年推出了“养车不花钱”方案。海宝创始人葛青彬认为上海的整体竞争格局已经发生了本质变化,门店要想日子好过,就要学会借力与合作。

 

华邦是全国第一个跟平安联手做划痕险的修理厂,虽然最初不被看好,但当时季运喆就意识到,跟保险公司合作会是一个可行的导流手段。事实证明,保险不但给华邦带来了可观的流量,还在后续机油保养等业务中实现了盈利。

 

赵晓健不否认拥抱保险公司的必要性,汽车超人对保险业务也同样越来越重视。但赵晓健强调门店应该明白一点:对汽服门店而言,既不能与保险公司脱钩,也不能对其过于依赖。

 

“流量的来源应该是多方面的,不能把鸡蛋放在一个篮子里,否则风险太大。门店也要用保单量去换流量,门店那么多,没人能保证保险公司会一直和你保持良好的合作关系。”赵晓健说道。

 

“把保险当成锦上添花的东西”是赵晓健对保险抱持的态度。在他看来,聚焦门店自有客户,做好服务才是王道。门店可能在保单量级上比不过电销,但因为经常接触客户,门店卖保险有着加“人情分”的天然优势,客户粘度也相对较高。

 

五、洗美行业或将重振旗鼓?

 

外来人口占据全市常住人口四成的上海,每逢年关便成为空城,今年也不例外。但与往常不同的是,今年春节过完了,这座城市也没能热闹起来。

 

鼠年春节前,一场疫情的爆发与迅速蔓延,把许多人困在家中,这一困便是十天半个月甚至更久。各行各业都受到了不小的影响,有些现金流不足的中小企业甚至面临倒闭危机。以实体门店为主的汽修行业压力不可谓不大。

 

一方面复工成问题,但延迟复工期间房租照付、员工工资照发,现金流只出不进;另一方面,即便通过层层审批实现复工,在疫情持续影响之下,车流量骤减、事故率降低必然会造成进店台次相应下滑。

 

但与此同时,来势汹汹的新冠病毒,重新唤起了车主对车内健康的重视,车内消毒杀菌项目迎来了一波小高峰。这波高峰能否带动逐渐势微的洗美项目回归主流,并将其打造成长期刚需?暂且没有结论。

 

时间再往前推6年,2014年前后,洗美装门店纷纷走向转型升级道路,似乎维持原有的业态已经难寻出路。无论是转型刚需,还是转型一站式,都意味着项目结构和人力结构的调整,可谓道阻且长。有些企业面临转型失败,有些企业至今尚在摸索。

 

上海名车坊却在洗美装这条路上走得坚定且顺畅。

 

扎根上海16年,名车坊门店不算多,业绩却格外喜人。早在2015年,仅有3家店面的名车坊美容单项产值将近2000万。也恰是在这一年,名车坊引进了当时在国内市场还未兴起的透明膜项目,到年底透明膜单项产值就达到了600万。

 

名车坊总经理黄金传能抓住好时机,成为上海引进透明膜项目的第一人,背后少不了的是他对于行业的深刻洞察。早年的采访和演讲中,黄金传就表达了差异化经营的重要性和拥抱互联网必然性,这些在今天依然是后市场的重要议题。

 

六、汽配城正在消失?

 

正在拥抱互联网的,还有一度十分风光的汽配城。

 

城市拆迁、改造政策或许可以归为汽配城发展道路上的不可抗力,而汽配供应链平台的崛起,则可能是汽配“革命”爆发的催化剂。

 

在寸土寸金的上海,各种商业形态似乎都能在自己的一方小天地里展现出蓬勃生机,汽配城却仿佛一个格格不入的存在。汽车服务世界曾在周末下午走访上海某汽配城,偌大而空旷是最直观的第一感受,甚至用“萧条”来形容也不为过。

 

“这几年最大的感受就是,生意越来越差,店生存下去越来越难。”一位入行二十余年的汽配店老板倾诉道,“现在上海做城市改造,很多汽配城说不定哪天就要拆,周围的修理厂也可能搬迁;而且现在车主越来越年轻化,网上购物比价成为常态,我们根本没有优势。”

 

几乎每一家汽配店都面临同样的困扰:进店买产品的车主越来越少甚至没有,修理厂端的客户也在逐渐被截胡。

 

“截胡”客流的正是汽配界的另一个梯队——汽配供应链平台,它们正在以滚雪球之势迅速占领市场。

 

近几年汽配供应链平台的融资消息频频传来,2019年达到了高峰。汽车服务世界在2019年年中就报道过:据不完全统计,汽配供应链的头部玩家总计融资额已经高达百亿元人民币。汽配供应链平台似乎就是针对汽配城效率低下、假货泛滥、恶性竞争等弊端而来的。

 

“供应链平台可以说已经主导了整个流通环节。汽配城如果自己的链条不能实现自我循环,靠外力是活不下去的。”上海市汽车配件用品行业协会秘书长樊泽芳认为,汽配城若想自救,还需把供应链的侧重点找好,找准自己的定位和价值。

 

据樊泽芳透露,目前上海包括汽配城在内的配件商不超过3000家,汽配城只剩下十二三家,未来可能还会更少。

 

但汽配城的模式和属性或许不必墨守成规。樊泽芳表示,行业最终是要走向整合的,整合不是单纯的合并和叠加,而要真正兼容。“比如说最近快准车服与为曼汽配、巴图鲁和一山的战略合作,就是兼容的很好例子。”

 

七、“匠心”的出路?

 

回首过去几年的汽车后市场,“整合”与“融合”确实成为了行业趋势。无论是线上与线下的整合,还是各种业态之间的融合,亦或是强强联手、借力打力,都是整个行业里逃不开的话题。汽车服务世界也在2018年冬季峰会上提出了“新融合时代”的概念。

 

融合是集各家之长为一体,让1+1>2。放眼上海,头部企业无疑是整合与融合的获益者,小而散的“个体户”则最有可能成为被整合甚至淘汰的对象。

 

有意思的是,上海不仅有雄厚的资本和资源在手的头部平台企业,有跑马圈地、极力扩张的线下连锁门店,也不乏一些守住自己一亩三分地,力图做精做深的单店。

 

把贵做成特色的领结站就是其中一个。

 

林少杰是个讲究人,店如其人,领结站的装修、陈列、物料乃至施工流程亦十分讲究。仅仅160平米的小店,光设备工具成本就高达150万,99%是纯进口。为的就是让服务的价值配得上其价格,让客户赏心悦目地看着他们修车,彻底颠覆传统汽修店在人们心中“脏乱差”的形象。

 

“我想要成为汽修行业的标杆和工匠精神的代表,做中华汽修老字号就是我的梦想。”林少杰曾有过这样的表达,并在这条道路上笃定地走了下去。

 

如果“匠心”是领结站的代名词,那宝丽的代名词应该是“高效”。

 

汽车服务世界曾报道过宝丽「7个员工,月做漆面2500面,人效超过4S店」的辉煌业绩。包建华经历过汽修行业“开店躺着就能赚钱”的那个时代,在门店经营不断走下坡路的时候,他很快意识到宏观不可控,只能改变微观。

 

察觉到汽修门店最大的痛点是低效,包建华计算出必须在原有标准上提升300%-400%的效率,宝丽才能活下去。随即包建华便有针对性地对宝丽进行提效:流程、统筹、组织……不放过任何细节,不浪费一秒时间,必要时宝丽甚至以换掉所有员工为代价,才终于形成如今5位师傅带2名学徒的最优组合。

 

匠心和效率背后是客户体验和服务价值。后市场仍然是一个重服务、重体验,具有明显场景化的行业。

 

安达畅总经理李一冉认为,工匠精神所带来的差异化看似很香,却并不是所有人都能走通的一条路。在大家基本功都差不多的情况下,“你有没有更高的服务能力,有没有更多能为你高品质服务付费的客户存在,在当下来说是至关重要的。”

 

身处上海,提供服务者(汽服人)与被服务者(车主)更加趋于理性。“躺着赚钱”的时代早已一去不返,行业正在回归本质。

 

写在最后:

 

走访中,我们听很多人提起“敬畏心”。

 

也许每个人对这个词语的理解不尽相同,但大致都能明白,敬畏心之于人类社会具有警戒与自省的作用。放在行业里也一样,人们经历过那个门槛低、来钱快、张嘴就有人喂饭的时代,就更应该知道劣币驱逐良币的现象不会长久。

 

限于篇幅,我们没有逐一列举走访企业,也没有过多着墨于行业共性,而是尽可能展现在上海这座城市的视角下,行业的风云变幻。

 

而在全国战场上,行业的洗牌仍在进行,聚焦城市、向下沉市场进军也逐渐成为趋势。行业里的慢变量逐渐累加,也许用不了多久,我们就能看到行业迎来结构性的变化。

 

难熬的2019已然熬过,2020终究是来了。

 

就像过去的每一年,都有人给它冠上“寒冬”的帽子,今年这人人自危的开局,也许已经奠定了这一年颇为寒冷的基调。但我们始终相信,没有一个寒冬不会过去,也没有一个春天不会来临。

 

“大环境”是个玄学。再好的时代也有人被淘汰出局,再差的年头,也不乏披荆斩棘活下来的剩者。而上海,本就是座剩者致胜的城市。


引新品、补库存、灵市面

欢迎长按二维码

进入汽车服务世界商机大会群

640.webp (1).jpg

发表评论

精彩留言

推荐文章

© 2011~2016 上海优漾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 沪ICP备12050346号

取消
热搜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