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锁
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连锁
​汽服独家 | 京东汽后大地震:庆岩准备离开,供应链团队变动,还有大调整…
日期:2021-03-19

作者 | Gary

来源 | 汽车服务世界(ID:asworld168)

欢迎供稿 | 吴骏:13116718090(同微信)


3月17日,京东汽车事业部总经理庆岩发布一条朋友圈,图片当中,他和几位行业人士在上海高举酒杯,配文“回来了”。


针对这条朋友圈,汽车服务世界询问京东汽后内部人士,得到的回应是庆岩“准备离开了”。随后,多位相关人士证实了这则消息。


与此同时,汽车服务世界向庆岩本人求证,对方回应“月底正式离开”。


消息得到实锤。


2017年,庆岩离开司库伯加入京东,先后担任过京东汽车后市场部总经理、京东汽车事业部总经理,作为行业老兵,他是京东汽后的重要负责人。


核心人士的变动往往意味着整个业务体系的调整,事实上,2020年京东汽后在业务层面确实出现了较大变动,而且一直延续到2021年。


在行业内部,经常把新康众旗下的天猫养车,背靠腾讯的途虎,以及京东汽后并称为“猫虎狗”,大有三足鼎立的意味。


在京东汽后迎来大调整之后,三足鼎立还成立吗?


一、内部变动


京东汽后团队的上次大变动还要回溯到2017年。


2017年年底,京东发布汽车无界服务战略,聚焦汽配B2B领域;不久之后,京东汽后宣布完成对淘汽档口的收购,京东汽车后市场B2B业务正式上线。


战略发布和整合并购当然伴随着高层调整。


一方面,几个月前加入的庆岩担任汽车后市场业务部总经理,同时唐诣深担任汽车用品部总经理;另一方面,淘汽档口的并入带来了团队融合,原淘汽档口COO范清林和CTO唐勇分别担任汽车后市场业务部总监和技术部总监。


随后,京东汽后先后布局京东云配、京安途、京车会等项目,从汽配供应链延伸至汽修连锁。


在此期间,庆岩一直扮演着京东汽后负责人的角色,在几乎所有重要场合出面站台,直到2021年年初。


据汽车服务世界了解,目前庆岩仍处于在职状态,直到月底正式离开,廖兴暂时负责京东汽后这块业务。


与此同时,京东汽后的汽配供应链团队也出现变动,原京安途轮胎业务负责人也离开了团队,这属于整个团队的中坚力量。


在此之前,京东汽后的上级事业部,京东商城居家生活事业部总裁辛利军也转而负责其他业务。


不到五年时间,京东汽后的主要高层几乎迎来了一轮大换血。


二、乏力之年


在京东这样的大集团里面,事业部的高层换血无疑意味着业务发展不如预期。


汽车服务世界曾在文章《京东京车会掉队了?》《“京东养车”来了?》梳理京东汽后的发展历程及当下遇到的问题。


在这里面,京东汽后在2020年迎来了两个大调整。


一是从2020年9月开始调整加盟政策,加盟门槛从原来的3万元保证金升级为“6+6+5”,即6万元加盟费、6万元装修费和5万元保证金,同时加强对门店的管控。


当时一位京东汽后内部人士证实“我们在优化阶段”。


在加盟费调整过后,从市场反馈来看,褒贬不一,加盟商最担心收益跟不上被管控付出的代价。


更宏观,加盟费调整透露出的信息,不仅仅是策略调整,更关键的是,京东汽后明显感受到了途虎和天猫养车带来的压力,担心实际层面的“掉队”,从而采取了跟随的策略。


第二个调整更表露出京东汽后的“焦虑”,那就是在10月底的一场发布会上对外输出“京东养车”的概念,这个概念明显紧随“途虎养车”和“天猫养车”。


概念转变背后的“焦虑”并非阴谋论式的猜想,事实上,2021年1月京东确实在申请“京东养车”的商标,几乎证明了京东汽后的跟随式打法。跟随意味着被动,被动意味着对前期布局在一定程度上的否定。


另外,京东汽后收购淘汽档口从汽配B2B切入,四年时间过去,汽配供应链的基础却还没有打牢。


一位前京车会区域运营负责人直言:“过去几年,京东汽车后市场主要留下了两个印记,一是京车会,二是京安途,但是整个汽配供应链体系还不牢固,留下的印记不深。”京东汽后对京车会门店的汽配采购也难以实现真正的管控。


与此同时,没有比较就没有伤害。


途虎和天猫养车在2020年高举高打,开城、价格战、网点拓展……一套组合拳打下来好不热闹,反观京东汽后,在2020年真可谓寂寂无声。


可以说,2020年是京东汽后的乏力之年。


三、重大调整


更进一步,上面提到的两个大调整还不是终点,京东汽后在京车会上的调整一直延续到今年。


去年年底汽车服务世界就从一位内部人士口中得知了相关信息,但还不清楚具体内容。


随着京东汽后团队的大变动,这个调整慢慢浮出水面。


一位内部人士告诉汽车服务世界,“京东汽后在开展京车会自营项目,预计月底正式开业。今年目标开设1200家高标准、强管控的门店。”


一位京车会加盟商透露:“双方采取共同入股的模式,股比50:50。”


从这个描述来看,京车会门店新模式不是完全自营型,而是通过入股的方式,帮助京东汽后实现关键的三个字,也就是“强管控”。


由此看来,京东汽后已经完全意识到加盟门店强管控的意义。


其实,不论新康众还是京东汽后,途虎的路径已经提供了一个很好的借鉴案例,2016年推出工场店模型,通过线上流量和线下运营实现强管控。新康众在2020年年初推出天猫养车也是通过试错证明了门店强管控的重要性。一年后,京东汽后终于反应过来,这算是认知层面的转变。


只不过,自营的概念到底如何理解,和门店之间的利益关系如何分配,强管控的手段如何把控,以及是否具备一个有支撑能力的线下运营团队?这些问题对于京东汽后而言都意味着未知数。


另外,我们不要忘记京东汽后在汽配供应链端的不牢固,以及团队中坚力量的离去,这一点如何弥补仍然存疑。


四、三足鼎立


最后再谈谈“猫虎狗”这个概念。


一直以来,即便是京东汽后不温不火、保持低调,整个行业也习惯性地把三家企业当作一个整体去看待,这背后包含着对京东汽后的期待,也包含着某种信心。


但是高层变动、京车会的战略调整等一系列动作,在这个阶段造成的影响还很难预估。

从内部人士得到的消息,京东集团对京东汽后仍然非常重视,当然会继续支持业务开展,这当然是个好消息。


不过京东集团对于京东汽后而言也意味着掣肘,也就是汽车后市场所谓的“职业经理人”困境。


集团对职业经理人的耐心有限,可能只有三年时间,但是汽车后市场是个长期主义浓厚的行业,需要多年才能显露成效,如果阶段性结果达不到预期,推倒重来,这是一件得不偿失的事情,不利于整个业务长期开展。


庆岩的离开是否再次证明了汽车后市场“职业经理人”的退败?


相比而言,途虎是个纯创业公司,腾讯不干扰创始团队的决策行为;新康众脱胎于康众汽配,原团队的影响力仍然发挥重要作用。


在这个层面,京东汽后确实有点尴尬。


当然,京车会的加盟政策调整是个积极信号,对门店的强管控是必要路径。问题在于如何实现,能否实现,以及自营的意义,都有待验证。


所以,京东汽后可能面临着一个战略和战术上的对立现象,也就是战术能力能否支撑战略目标。


三足鼎立意味着汽车后市场拥有更多更好的选择,没人愿意看到一个三足缺一的局面。


SAE_DII3_650x403.jpg

发表评论

精彩留言

推荐文章

© 2011~2016 上海优漾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 沪ICP备12050346号

取消
热搜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