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S
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4S
4S店注销超1400家、退网超1000家…4S店洗牌加剧?
日期:2020-10-26

作者 | 拉面安

来源 | 汽车服务世界(ID:asworld168)

欢迎供稿 | 吴骏:13116718090(同微信)


今年以来,经销商巨头们俨然一副加速衰败的势头。


继庞大之后,正通集团和润东汽车也于这两天分别宣布了“确认卖身”、“股权被冻结”的消息。

 

10月20日,正通汽车发布公告称,控股股东JoyCapital及王木清与厦门信达股份有限公司订立股权转让协议,拟以现金方式、收购正通汽车控股股东持有带投票表决权的29.9%股份。交易完成后,厦门信达将成为正通的最大单一股东。

 

10月22日,润东汽车新增股权冻结信息,常州市上瑞汽车销售服务有限公司持有的7400万权益被冻结;而在8月,润东汽车已经发布公告称被债权人申请破产重组。


1.jpg

正通汽车出售股份的公告


 2.jpg

企查查显示:润东汽车新增股权冻结

 

在重生与危机边缘徘徊的正通、润东、广汇,包括已经完成破产重组、正在力挽狂澜的庞大,其实是“中国第一批4S店集团”的缩影。


一、跌落神坛的经销商巨头们


上半年,包括广汇、庞大、永达、正通、润东等在内的诸多国内汽车经销商,他们的经营业绩数据几乎都是“降”字当头。

 

据国内10家主流汽车经销商集团披露的年中财报显示,有7家集团出现营收和净利润的同比下滑,仅3家实现净利润的逆势增长。其中,广汇汽车利润下滑超6成,成为下滑幅度最大的4S店集团。

 

3.jpg

制表:汽车服务世界

 

而从2018年开始,以庞大、正通、润东、广汇为代表的经销商巨头纷纷开始跌落神坛。

 

据统计,10家主流上市汽车经销商集团(广汇汽车、中升汽车、永达汽车、国机汽车、正通汽车、庞大集团、广汇宝信、美东汽车、和谐汽车、润东汽车)2020年上半年年报中显示有6家市值缩水,广汇、庞大、润东、正通均包含其中。

 

其中影响力最大的无疑是庞大的“盛世危机”。自2018年初起,庞大就深陷卖店、关店、被罚、股东减持等负面消息中,一直到2018年5月庞大正式提交“破产重组”申请之后,才逐渐从风波中走出。如今,庞大虽然受益债务重组,在今年上半年实现了扭亏为盈,但是否能够神坛归位?答案不得而知。

 

最近,除了正通、润东已经明确无法通过自身解决危机之外,国内最大的汽车经销商集团——广汇汽车也被爆出了“深陷资金紧张”的传闻。

 

广汇汽车资产负债表显示,公司账面现金226亿元,看起来资金充裕。然而,在负债端,公司长短期借款和应付债券高达582亿元。

 

有机构在10月12日统计,广汇汽车5日内陆股通资金呈现持续流出状态,仅10月12日陆股通资金净流出11.01万元;5日内北上资金累计净卖出87.24万元,外资近期有持续流出的迹象。

 

针对这一情况,有多个投资者询问广汇汽车董秘,关于公司股价、市值暴跌的原因,但广汇汽车方面并未具体说明。

 

此外,国机汽车下属德国子公司也在9月申请破产,最大程度降低损失。


二、4S店上半年生存现状:注销超1400家、退网超1000家、赚钱的不到3成


经销商集团发展不顺利,与之命脉相连的4S店们境况也可想而知。

 

中国流通协会公布了几组数据,表明了上半年4S店群体的生存现状。


1、上半年有1019家4S店相继退网,经销商网络数量结束增势;


2、近八成4S店的新车销量处于下滑趋势,新车整体毛利率下降至-3.5%,“销售即亏损”局面进一步加剧;


3、4S店寄以厚望的售后业务,毛利率也略有下降;


4、近3万家经销商中,38.3%的经销商出现亏损,32.9%的经销商持平,只有28.8%的经销商实现盈利。


流通协会分析并预测:出现这样的状况,除了疫情影响之外,还因为自二季度以后,4S店网络进入了比较集中的调整阶段,下半年可能还会持续。

 

而在5月份,《汽车服务世界》亦统计了一组数据:1月1日-5月12日,全国范围内已有1345家汽车经销商登记注销。在这近1400家汽车4S店中,近六成是创立时间3年以内的企业。

 

如果真像流通协会所预测的那般,下半年4S店还会是调整状态,走向究竟是好是坏?暂时无法估计,但4S店的压力并不会变小已经是基本事实。

 

有相关人士指出:临近四季度,4S店们全力冲击全年销售目标的压力不减,虽然厂家有给予一定支撑政策,但是拉动效果不强,价格折让力度相对较大。此外,部分厂家进一步提高了4S店的任务指标,致使经销商难以达成任务,库存增加、收益下滑。

 

亦有人强调:下半年市场增长乏力,厂家填补市场的预期不容易实现。各家车企业绩止跌回升的背后,是成千上万家汽车经销商,背负着艰巨的任务,承受着巨大压力。

 

这种情况下,更多4S店撑不下去,也不无可能。


三、“庞大”们犯得2个致命错误


庞大危机之时,有业内分析人士分析:“庞庆华的个人际遇和庞大集团的经历,虽然和其不断扩张的经营战略有关,但也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经销商的生存境况。”

 

事实的确如此,采取“急速扩张战略”的不止是庞大,第一批4S店集团几乎都是靠“扩张”壮大的,且几乎都是上市以后就立即行动。


庞大登陆A股第二年年底,就把4S店和经销网点分别快速扩张到了754家和1429个;


正通上市第二年,以55亿元收购了规模是其两倍的深圳市中汽南方,上演蛇吞象,成为宝马、奥迪、捷豹路虎和沃尔沃等四大豪华品牌在华的核心经销商;


广汇自2015年借壳踏入A股资本市场后,从未停止并购的步伐。3年时间扩张了279家4S店,仅2018年在收购上就花了28亿;


中升集团在上市后的一年里,开店数量近乎翻倍;


……


扩张步伐迅猛的“庞大”们犯了两个错误。

 

首先,忽视资金压力盲目扩张。

 

庞大从2010年开始到2013年,网点布局成本高达69亿元,远高于公司所有者权益以及长期借款合计规模。资金始终处于大量消耗、紧绷等状态,即便上市以后获得上百亿募资,这一状况也无法被扭转。

 

正通与润东也是如此,其中正通的资金链短缺问题可能存在长达9年。有知情人透露:“正通汽车自2011年8月收购中汽南方后,就因借钱并购的方式背上了沉重的财务成本。”

 

其次,陷入信任危机而不自拔。

 

有业内人士认为,许多汽车集团在为“用人不善、经营能力抗风险能力低下、狂躁自大”等错误买单,最终落魄到狂卖资产的洗牌阶段,而这些行为导致的直接结果是造成员工、车主、包括管理机构和资本方面的信任出现问题,且可能未被高度重视或者有效整顿。

 

这样的错误在正通汽车身上有最集中的体现,且长达数年的时间。

 

2013年春节,正通汽车旗下的一门店被爆出拖欠员工工资,但高管的解释却是因为车卖太多了,责怪销售为什么要卖那么多车。

 

2019年以来,正通失信于员工的行为更为频繁。

 

有消息称,2019年11月,正通集团除了几家业绩比较好的门店,其余上百家门店无法准时发工资;2020年1月,正通所有员工的发薪拖欠情况全部跨月,也就是1月发2019年11月的工资,而12月份的工资虽承诺在2月发放,但后却改为发一部分,且绝大多数门店员工并未收到;与正通相关联的东正金融、深圳强时科技等公司也有拖欠薪资的消息传出。

 

而把正通推上舆论巅峰的就是其“频频失信于车主”的消息屡屡传出。


今年以来,正通汽车集团旗下的广州、荆门、海口、佛山等多家4S店均被曝无法交车的问题,车主提车难,退款也难,多家4S店被投诉,部分门店还出现车主打人事件;


8月,第一财经报道了正通旗下4S店车主“提车难”事件:多家正通旗下4S店均以资金被集团抽走、没钱赎证为由导致车主无法提车。


这种情况下,正通的“信任危机”蔓延到了“管理机构及资本层面”,前者是4S店顺利开展业务的相关部门,后者是保障自身发展步伐的资金来源。

 

10月19日,上海银保监局发出了行政处决书:正通控股、东正汽车金融以不正当手段取得行政许可、违规开展关联交易,以及经销商汽车贷款业务严重违反审慎经营原则,责令东正汽车金融3个月内清退其控股股东正通控股持有的股权,并暂停经销商汽车贷款业务。

 

4.jpg


资本市场上,正通的信任壁垒也出现了裂痕。


5月,知名评级机构穆迪将正通汽车企业家族的评级从“B2”下调至“B3”,展望负面,并表示正通汽车的流动性很弱,严重依赖短期融资;


7月,针对正通结欠本金3.8亿美元(根据绿鞋机制获行使增加至4.15亿美元)定期贷款之尚未偿还分期还款存在违约一事,正通给出了“建议修订部分贷款还款到期日”回应。业内人士对此给出的评价是:这种情况实际上已经违约了,所谓的“建议缓期”只是希望能延迟兑付。


四、3万家4S店渐入洗牌深水区?


从时间点来看,庞大、润东、正通、广汇等经销商集团及旗下的4S店们频频发出“危机信号”大多是从2018年开始,而这其实是国内车市最近的一个转折点。

2018年,新车市场持续增长28年后首次出现销量负增长,车市跌入了“低迷、寒冬”的魔咒中;


2019年车市表现依旧欠佳、经销商开始思变寻求新车销售以外的盈利路径,从2019开年的庞大破产风波第一击开始,经销商集团的整合大戏一直未曾落幕;


到了今年,润东、正通开始关闭表现不佳的4S店经销店、合并同城同品牌店铺、售卖门店自救无门后,选择卖身、申请破产重组……


这段历程无形中证明,车市的洗牌、整合之势正在愈演愈烈,3万家4S店经销商已经进入了洗牌深水区。

 

有媒体预言:对于经销商集团来说,只有通过最大化规模效应,进行精细化管理,才能更好地控制企业的成本;在国内车市恢复之前增长无望的情况下,经销商集团之间的兼并重组、股权出售这样的情况会越来越多见。

 

这种情况下,广汇、中升等经销商已经在通过改造盈利性较差的店面、改变盈利业务模型保障自身在洗牌中得以持续前进。

 

以中升为例,正通过豪华车业务和售后拉业绩。

 

2019年,中升的利润来源主要来自新车销售、售后服务、金融保险佣金三部分,三者分别为29亿元、86亿元和29亿元,其中86亿的售后服务利润超过了新车销售+金融保险佣金的利润总和。

 

但是,这些经销商集团是否能借前车之鉴、在今后顺利避开“庞大、正通”们曾陷入的误区?答案未曾可知。

 

参考文章:

21世纪经济报道:宝泽行欠薪调查:谁动了销售员的奶酪?

大魔王:正通汽车又一次年底欠薪

中国经济网:“广汇们”欲靠豪华车、售后拉业绩 

禾颜阅车:润东正通双双陷困境,汽车经销商洗牌渐入深水区

发表评论

精彩留言

推荐文章

© 2011~2016 上海优漾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 沪ICP备12050346号

取消
热搜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