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修保养
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供应链
快报|开思江永兴:大存量小增量时代,基础设施建设,让数字化供应链体系更高效
日期:2019-03-25
 
本文为 开思CEO 江永兴 在A/C PRO·2019(第八届)汽车服务业金勋奖上的发言实录,如有出入,敬请谅解!
 大家好!我是江永兴。
 
最近很多人问我们为什么取名叫开思,我简单回应一下,其实这两个中文字都很简单,开就是指开放,思就是指反思。
 
理解起来也比较容易,一部分的原因可能和我个人背景有关系。因为我之前在华为技术工作了15年,我们认为企业文化里面很核心的一点是开放。
 
对于我们这个行业,我觉得未来我们一个根本的属性其实也是开放,我们可以看一下别的行业,世界500强里面市值最高公司的排名已经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其实回头来看这里面其实还是有很大的基本规律。
 

变化中寻求规律:科技是未来社会必然的基础设施
 

大家可以看到在97年的时候,头部的科技公司里面相对来讲是多元化的,我们不管是从产业的角度,还是从国家的角度来看它其实都是多元化的,有生物制造、金融、科技、能源的公司,到07年的时候大部分集中在科技行业,一部分在能源和金融行业。
 
这个时候大家发现中国的公司开始出现了,从地域的角度其实也是巨大的变化。到2017年的时候全球头部的科技公司大比例集中在科技行业,这意味着从基本面的角度来看,科技是一个必然的趋势,因为我们认为科技,不管我们愿不愿意,它未来一定会成为我们整个社会生活最基本的基础设施,未来整个社会一定会进入我们说数字世界。
 
即使是我们最复杂的人,其实我们整个的底层全部都是数字,跟我们的代码非常像,四个字母有无限的组合,这就是我们每个人、每个器官、每个蛋白质的全部配方。所以我们认为科技必然是我们未来最重要的基础设施,我们整个的社会一定会进入科技数字的时代,只是说相对来讲在我们汽车后市场,我们可能会慢一些,但是我们希望在所有的同仁的努力下,我们可以加快进入这个时代。
 
从我们汽车产业来看,汽车零配件的生产以及整车的制造行业,其实是一个技术和人才密集型以及资金密集型的产业。世界500强的企业里面,研发投入最大的公司中,100家中有3、40家是汽车产业的公司,包括零部件巨头丰田、大众这些公司,当然现在也包括一些新能源和无人驾驶的公司,这些全部都是科技巨头。
 
汽车整个产业本身应该是一个科技产业,相对来说我们流通的环节对科技的运用是比较落后的,反过来讲对于我们在座的各位,其实意味着我们有巨大的机会,我们有很多的空间去应用我们的科技。
 
为什么我们说头部的公司会集中在科技行业?是因为科技行业必然是未来的基础设施。不管是苹果还是微软,苹果整个的IOS和智能终端把整个的社会带入了移动互联网的时代,所以这种基础设施对于整个的社会来讲是极度重要的。
 
大家知道最近微软的股票重新上涨了,为什么?因为微软在过去的10几年里面持续不断地投入到科技的基础设施,有一部分是自己研发的,还有一些是收购过来的,包括Skype、Link—in。总之他在建立这种连接和科技的基础设施,所以我们很清楚地看到在过去的几年,其实微软的股票也在上涨,这就是微软和苹果的股票涨势图:
 
2010年的时候苹果超过了微软成为全球市值最高的公司,然后在去年底的时候微软重新超过了苹果成为世界市值最高的公司,最近好像又是苹果了。总的来说有一个基本的趋势,哪一家公司,在非常重要的基础设施方面有重大的突破,相对来讲它的价值一定是会被放大的,这是我们看到的基础的行业基本的情况。
 
未来的这些基础设施其实它的底层是有逻辑的。中国在移动互联网的时代应用其实是非常发达的,为什么我们能够发展出这么多的应用?
 
一方面因为我们的盘子很大,我们的人口非常多;另外一方面我们觉得底层的逻辑是中国的基础设施好了,连接好了,你看全球4G的基站有1/3在中国,还有高铁的里程、航空的里程、公路……这是不同层面的基础设施。

 
汽车产业走向存量时代
 

我们回到刚刚说的互联网,互联网底层的基础设施其实是基础网络通讯,华为这些公司建设的,其实客观地讲在全球是领先的。如果这些基础设施非常发达,我们的成本就会逐步下降,我们大家玩游戏、看视频、购物等等的时候,这些基础设施已经把成本降下来了,我们的印刷、游戏、互联网产业就非常发达了,如果没有这些基础设施,我们认为下面的这些应用是不可能蓬勃发展的。最底层的逻辑在于连接做得很好。
 
但是我们这个产业相对来讲基础设施是比较薄弱的,特别是在我们流通行业。大家都知道我们汽车行业其实是一个存量市场,刚才那位嘉宾说去年的汽车的整个销售其实是在下降,大家都知道。所以我们整个的汽车行业马上要进入存量市场,尤其是我们的后市场,这是一个非常明显的趋势。
 
这个存量意味着什么?我们过去的30年,固定资产的投入是GDP的1.5倍到两倍,但最近的五年,我们的固定资产的投入跟GDP基本上是保持同步的,在我们的固定资产这方面的投入远远大于我们GDP增速的时候,意味着我们有大量的新的投资机会,也就是说增量。
 
如果我们的GDP和我们的固定资产投入同步的时候,意味着找不到新的增量了。所以从整个社会来看已经进入了存量的产业环境,我们这个行业也是一样,汽车的零配件,我们聚焦来说整个后市场里面的汽车零配件流通的环节,其实在没有开思,没有任何公司之前,它这个市场都是存在的,大家都是需要修车的,只是说我们这个市场相对来说巨大的存量市场比较分散,上游非常地分散,下游也非常地分散。

 
数字化、在线化、智能化是流通环节的新出路
 

汽车的流通环节过去由于国家的鼓励、政策的引导、门槛降低了,在中国有一个基本的特征,我们任何的产业如果是足够大,门槛降得足够低,那一定会有无数的资源进来,这个时候一定意味着鱼龙混杂、产能过剩、供给过剩,我们整个汽车的服务市场恰恰就是这种特征。不管我们是维修的还是零配件供应的,其实我们的总产能已经远远过剩了,维修的工位过剩了,我们零配件整个的库存总量其实也过剩了,在这个时候我们认为这是一个存量的市场,根本的选择其实就是提升效率,这是唯一的出路。
 
利用科技的手段,包括一些主车流程的重构,一起来提升整个产业的效率,这是必然的,因为整个的产业一定会从无序走向有序,最终重新构筑新的格局。所以现在的产业我觉得步态可能重新找出大的增量,一定是在现有的存量里面做好我们扎实的存量经营,这是唯一的出路。
 
产业互联网和消费互联网有一个巨大的差异,产业互联网一定是立足于产业的,整个产业互联网存量的引进一直是自下而上的,就像树必须有根才能长出来,过去很多消费互联网是从天上往地上的,所以大家会看到天上有一朵云,下一阵红包雨,我们认为是有巨大的差异,它整个的引进逻辑。
 
汽车零部件的行业有什么本质的特征呢?我们认为第一个其实是数据化,整个行业,汽车的零配件从工厂出来的时候,天然就带着编码,每台车都带着车架号和身份证号码一样,它是唯一的。整个行业涉及到去找零配件,维修师傅、零配件厂商、品牌商、采购员等等,所以他们都已经习惯了用零配件编码的语言,汽车的零配件天然就可以数字化,这是很好的基础。
 
其实有了数字化我们就很清楚它整体的流量和流向,如果它能够结合在线化,每一个零配件在社会流通中我们都知道它从哪个工厂出来,经过了哪些仓库、车辆,最后装到哪台车上,因为车都有唯一的身份证号码,如果能把数字化和在先化结合起来,其实我们就可以连接我们现在整个的零配件的产品和服务。
 
中心的零配件的流通环节怎么去做库存的优化、周转的调度,我觉得这才有基础,整个汽车零配件天然就是数字化。

 
基础设施的升级和信用体系的建立缺一不可
 

中国经过这么多年的发展,经过互联网和移动互联网习惯的培养,很多人已经习惯了用手机或者智能的终端去做相关的工作,所以这两个基础都存在。我们一定可以预测,因为我们只有把这所有的场景都在在线化以后,我们才能建立一个信用体系。
 
为什么信用体系这么重要?因为中国的假货实在太多了,如果我们所有数据都在线,非常清楚哪个环节出问题,以及哪个供应商做得最好的,这种情况下其实可以建立全局的信用体系,整个社会非常重要的其实是信用。
 
因为中国相对来讲信用是缺乏的,我们很多时候都在做无效的工作,如果我们所有的汽车零配件可以在线,也可以数据化,我们其实就可以建立一整套的标准,客户如果要买的是原厂,我们给他传递过来的一定是原厂,如果是品牌那一定是品牌,如果他要一年的质保就是一年的,其实原来在线下的时候,我们每单的交易都是合同,但是是没有标准的,如果在线以后我们数据化和标准化以后,我们就可以区分出来品质。
 
我们说基础是存在的,怎么办呢?我们肯定不能走老路,美国的汽车服务世界是经过100多年发展的,在整个的发展过程中绝大部分的时间不断地在做增量,而我们目前其实是在存量的基础设上面去做优化。
 
中国和美国的国情有巨大的区别,美国的底层基础设施相对来说比较完善,信用体系比较好,消费习惯不一样,比如他们大部分是预约的,可以让供应的效率更高,但是中国人是不愿意预约的,我们要把非计划性的消费变成计划性,这样供应链整个效率才能提高。中国的产业环境和美国的产业环境有巨大的区别。
 
在我们这种场景下,如果要做我们整个行业的基础设施的升级,必须大家一起来合作协同,因为基础设施的建立有两个属性:开放、共享,如果没有这两个属性,根本就不叫基础设施。我们整个的产业认为是缺基础设施的,在座有很多人把存量某一个节点做得非常好,所以我们开思只想做一些差异化的事情,做一些以前这个行业没有人做过的事情。
 
本质上我们想做两件事情,我们想让汽车的零配件的搜索效率更高,尤其我们的全车件,一般来讲维修的工单丢进来的时候,我们希望从维修工单里面的俗称,车架号解析到唯一的编码。我们每个月搜索的量已经超过10几亿了,我们可以从俗称和车架号直接搜索到唯一的编码。
 
以往零配件译码的错误率很高,现在错误率已经低于万分之五了,一些俗称我们可以直接根据这台车架号,把这些俗称解析到这台车对应到的唯一的编码。这里面有涉及到大量的除了底层的搜索逻辑以外,还涉及到大量的俗称,而且随着平台的开放,这块的量会越来越大。
 
我们国内缺少信用体系,我们把源头最优质的供应商打通了,这样大家如果要买A类,我们一定传递的是A类的,我们会根据每一个大家搜索的结果给大家推荐我们认为最匹配的三家或者五家的供应商,因为一个平台我们认为基础架构是非常难的,要建立一个正循环有价值观的平台,也不容易,所以我们希望建立一个开放、公平和透明的平台,通过技术的手段让我们更多的维修厂想买什么的时候,一定买到的是它最合适的。

 
维修件是汽配市场真正痛点

 
如果一个平台的导向是没有价值观的,这个平台一定是负循环,如果我们平台上面优秀的供应商能够做得更好,这才叫正循环,所以我们除了搜索以外,零配件的匹配和我们调入的规则,其实底层还是相对比较复杂的,我们会根据精准的匹配给大家推荐我们认为最优质的供应商。我们的产品主要聚焦在全车件,因为全车件是一个长尾产品,有上议的SKU。保养件应因为是规模经济,相对来讲靠钱是能够解决很多问题的,但是全车件是一个长尾产品,所以它一定是技术导向型的,这块我认为才是真正维修厂的痛点。
 
所有过去的互联网公司,绝大部分的场景都是通过互联网的平台把长尾产品聚合起来,通过技术聚合起来以后,你的整个数字化和预测,它的效率,才是真正更高。我们原来整个搜索和整个零配件调度的逻辑,目前在中高档车,我们的供应满足率,不同的车系不一样,大体上在98%,尤其奔驰和宝马我们目前会超过99%。
 
我们可以很客观地讲在国内,如果在开思的平台,即使很老的车找不到货,你在国内找到货的概率已经比较低了。目前全球13个最大的零配件巨头,我们有8家已经战略合作了,剩下的5家正在沟通,基本上我们战略合作都是跟这几个巨头全球的董事会的层面展开合作,所以我们的理念是希望通过科技的手段,不断地往这个行业推进我们认为最优质的资源,像天猫一样让大家来选。
 
供应链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属性,我们认为其实是要稳定。如果我们要做生意,找到一家供应商,今天有货,明天没货,其实生意没法做。而我们的全车件的品类实在是太多了,通过互联网把优质的品类聚合在一块,让大家能够享有非常稳定的靠谱的供应,应该来讲还是有比较大的价值。
 
这个体系里面可以不断地导入一些优质的资源,所以我们希望成为整个行业基础设施,我们会在数据、算法以及整个交易平台的匹配规则上面继续地加强,我们希望能够给在座的各位后市场的朋友带来更多的价值,谢谢大家!


3月26日

康得新·2019汽车服务世界大会春季峰会

(明日开幕)

 

发表评论

精彩留言

推荐文章

© 2011~2016 上海优漾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 沪ICP备12050346号

取消
热搜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