供应链
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供应链
目标千亿市场、助力经销商赚钱...量子物流楼广涛:我们要做中立的物流服务商
日期:2021-06-03

作者 | Gary

来源 | 汽车服务世界(ID:asworld168)

欢迎供稿 | 吴骏:13116718090(同微信)


“目前汽车后市场还处于胶着状态,很大原因是大家还未充分解构,每个人做的事情太多。我认为全车件主要解决两大问题,交易和交付,交易由商家和平台型企业完成,我们作为仓储物流提供商,专门帮助大家解决交付问题。”量子物流创始人楼广涛在接受汽车服务世界专访时如此表达。


1.webp.jpg
量子物流创始人 楼广涛


量子物流是一家年轻的公司,成立于2017年,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担当幕后英雄的角色,但事实上已经和不少行业知名公司进行合作。


今年,随着一系列客观因素和主观调整,量子物流选择从幕后走到台前,希望把自身能力开放给整个行业,帮助行业中的玩家解决一些显性和隐性问题。


在经历了2020年的疫情后,无论是传统汽配经销商还是汽配供应链平台,都遭遇了瓶颈和困境,旧地图找不到新大陆,很多时候我们需要全新的意识和思路,扭转过去的生意模式。


量子物流的存在,就在很大程度上提供一种新的可能性,楼广涛说:“我认为汽车后市场需要专业领域的专业公司帮助他们释放精力,给他们带来帮助。凭借二十多年的物流经验,我们能够让行业人士尽快加强竞争力,让他们做得更轻松。”


一、不可复制的机会


楼广涛在1996年大学毕业后进入中外运工作,一做就是整整20年。


在中外运,楼广涛经历过大量不同性质的岗位,从一线仓库到高层管理,从货代到物流,从老业务到新业务。


转折点出现在2000年,在此之前中外运是国内最大的货代公司,这一业务具有轻资产、门槛不高的特点。2000年左右,公司高层决定向物流业务延伸,以此提高公司竞争力,楼广涛就是第一批投入到物流部门的人员。


在物流部门,楼广涛先后负责IT、仓库管理等不同业务板块,深入了解各个岗位。2009年,楼广涛担任物流板块的总经理,一直到2016年。“最开始接手时一年营收2个亿,到2016年离开,我把这个公司带到30个亿。”


在积累了丰富的物流行业经验后,楼广涛在2016年离开中外运,第二年创立量子物流,开启了一段全新的职业历程。


2.webp.jpg


“我们有两条赛道,第一条是快消品,目前占据公司80%的营收份额,这是我们的公司基石。在此之外,我们还想找到另外一条拥有巨大潜力的赛道。”


在楼广涛的认知当中,一个理想的有潜力的行业一定是两端比较分散,门槛比较高,需要有专业公司进行行业整合,从而打破原有的天花板。


2017年,一个偶然的机会,量子物流遇到巴图鲁。当时巴图鲁已经建立了一个交易平台,利用分拣仓解决汽配交付问题,但控制力度并不强。


“他们希望把仓储物流集中起来,我和他们接触后认为,交付本质上是一个物流的事情而非汽配的事情,我们拥有20多年物流经验,可以为他们提供物流解决方案,并帮助落地执行。”


双方合作之后,量子物流配合巴图鲁在广州建立了一个仓库,市场反响非常积极,随后巴图鲁提出七仓联动战略,把华南经验推向全国,量子物流一直站在巴图鲁背后支持仓储物流的工作。


一直到2020年10月,巴图鲁的战略规划出现调整,量子物流决定从幕后走向前台,面向全行业开放仓储物流能力。


回顾这段经历,楼广涛说:“这里面有偶然性,也有必然性。如果不是遇见巴图鲁,我们也许不会进入汽车后市场。巴图鲁一直在努力为这个行业构建基础设施,同时全车件赛道也非常符合我们的预期,我认为这是一个不可复制的机会。”

 

二、帮助汽配经销商增加生意


在承接了巴图鲁的仓储和设备后,量子物流从原来服务大客户转变为服务整个行业。楼广涛明确表示,量子物流只负责交付端,不涉足交易端,这是他对公司的定位,也符合行业解构的理念。


目前量子物流拥有两个汽配仓库,广州仓库6万平方米,有50-60家汽配经销商客户,配件200万件,SKU达到30万。杭州仓库2万平方米,整体规模差不多是广州仓的三分之一。


3.webp.jpg


合作模式主要是两种,一是全仓模式,汽配经销商把所有的配件放到集仓里面,配件可以通过线下销售,也可以通过巴图鲁、开思等平台销售;二是半仓模式,汽配经销商保留自己的大仓,把部分配件放到集仓当中。楼广涛认为第二种模式的成本更高,因此在逐步说服经销商把原来的大仓取消掉,采用全仓模式。


4.webp.jpg


收费标准分为三类,一是仓租,也就是仓库租用的费用;二是配件进出的操作费用,按照销售额提点;三是运输费用,按照包裹数量来计算。“理论上,我们的成本比他们自己做要低一点。”


5.webp.jpg


经历了与巴图鲁的多年合作,楼广涛对汽车后市场形成了自己的观察:“汽配经销商使用的系统比较简单,虽然成本低,但效果比较差。仓库的SKU多而乱,很可能查错查漏,既增加人员成本,又增加资金占用成本,还可能错失销售机会。这就是管理不到位造成隐性成本流失。”


目前,年销售额在两千万以上的汽配经销商是量子物流的重点合作对象,这些企业的发展瓶颈不在于销售和采购,而是供应链跟不上发展速度。


站在汽配经销商的角度,楼广涛认为量子物流可以从以下几个方面为他们带来帮助:一是库存准确率提高,二是收发货的效率提高,三是释放经营者的精力。“管理人员的精力释放后,他们可以去拓展客户,采购人员不用忙着打包和发货,而是可以和我们一起讨论和交流,哪里的采购点会更好,哪里的机会更大。”


楼广涛透露:“与我们合作的汽配经销商,生意都有不同程度的增长,多的翻番,少的也有20%-30%的增长,我觉得这是我们带来的最大帮助。”


三、千亿市场规模的机会


在面向整个行业的时候,量子物流是一个较为新鲜的存在,这既是机会,当然也存在挑战。


楼广涛理解行业的顾虑:“不管是汽配经销商还是汽配平台,他们希望把商流、信息流、物流掌握在自己手里,但是强管控之后,给别人留下的空间就会很少,共享资源的机会也很少,规模越大越累。这个时候就需要解构的方式,不同的环节由不同的人来解决,最后让各个环节串联起来,整个链条就会成功。”


在很大程度上,量子物流面临的是一个行业意识转变的问题,也就是整个行业能否接受这样的解构理念。


不过楼广涛并不太担心:“幸亏我们碰到了巴图鲁,如果没有巴图鲁,当时不可能有40多家汽配经销商在同一时间把仓储物流的命脉交给我们管理。”正是有了这第一批吃螃蟹的群体,作为一个个成功案例,后面才会有更多的人跟进。这也是楼广涛所说的“不可复制的机会”。


“我不指望说服所有人,只要说服想说服的人就行,只要一部分人成功了,后面就能跟着很多人。”


在汽配经销商这个群体之外,楼广涛还将眼光放在上游制造商和保险公司之上。


一方面,制造商面临着市场下沉、触达终端的新课题,但是原有的经销商体系很难支撑,其中很大一部分原因在于物流难以解决。在和量子物流合作后,只要订单系统打通,前端的销售都可以通过量子物流实现精准送达,从而缩短链条,提高利润。


另一方面,保险公司在理赔过程中还存在很多问题,很大程度上是因为无法控制物流。“作为第三方物流平台,凡是理赔的配件,我们和经销商打通数据,并把接口传给保险公司,保证数据准确性,保证配件的库存真实性。我一直认为,控制供应链不需要拥有供应链。”


楼广涛测算,独立后市场全车件物流业务300亿规模,目标客户占比80%,也就是200亿规模。海外配件物流市场也是量子物流的未来目标,大概是600亿规模。与此同时,随着4S体系的经营发生变化,未来也可能外包部分物流业务,也至少是600亿规模。


算下来,量子物流闯入的是一个千亿规模的市场。


“有能力的人没机会,有机会的人没有专业能力,而我们正好有能力有机会站在这个风口之上。”这是楼广涛的自信。


四、改变传统模式


到目前为止,楼广涛还未接受有平台背景的人提供的投资,主要原因之一是希望量子物流做到开放和中立,作为基础设施的存在与所有潜在玩家形成合作关系。


在这个过程中,楼广涛认为传统汽配城模式会发生改变,量子物流会承担其部分职能。


汽配城主要肩负几个功能,一是商流,也就是交易;二是商户之间的调货;三是仓储物流能力。交易层面已经被互联网渗透,而剩下的两个功能随着城市规划的外迁,也在受到新模式的冲击。


以量子物流在杭州的经验为例,当时杭州正好有100多家汽配经销商因为城市规划问题,集中搬迁到萧山。量子物流也顺理成章地在萧山建立了一个中心仓,加入到当地生态体系当中。“这里的生态非常齐全,客源多,单车单线,未来我们希望通过自己的力量,帮助不同的城市打造类似的生态园区,解决各地交付问题。”


在这样全新的生态模型下,调货和物流可以在一个仓库当中同时实现,汽配城的职能被进一步弱化。楼广涛设想,未来汽配交易由平台完成,交付由量子物流这样的第三方服务商完成,这是一种高效的解构模型。


今年量子物流目标把广州和杭州两个点的模式打通,目前仓库已经完备,正在完善物流条线。在这两个点的模式跑通后,可以快速地向全国复制,楼广涛计划未来五年之内在全国核心的10-20个城市建立自己的物流基地,打造一个全面的仓配网络。


在这个过程中,量子物流将会合纵连横产业链上下游的不同玩家,也可能促使一些传统模式退出历史舞台。


楼广涛形容:“目前大家不知道前面是一层窗户纸还是一堵墙,可能捅破窗户纸迎来柳暗花明,也可能撞得头破血流。也许是时候换一种思路和方式面对这个行业了。”


整个行业为量子物流带来机会,量子物流也在为行业玩家带来新的机会。

发表评论

精彩留言

推荐文章

© 2011~2016 上海优漾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 沪ICP备12050346号

取消
热搜词